法甲

中國技術走通煤代油關鍵一步

2019-11-09 01:2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技术走通“煤代油”关键一步

生意社10月27日讯

从石油中可提取液化气、汽油、柴油和乙烯、丙烯等燃料和工业原料,把乙烯、丙烯进行聚合,可生产各种化工产品把煤制成合成气,用合成气可以制出甲醇,但长期无法再进一步,实现“甲醇制烯烃”;而如能制得烯烃,从烯烃中就能分离出乙烯、丙烯也就是说,如能走通“甲醇制烯烃”的关键一步,“煤代油”便成为可能这个大难题,困扰了国际化工界几十年 终于,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的科学家们经过四代人持续努力,率先突破了技术路障 昨天,“新一代甲醇制取低碳烯烃工业化(DMTO-II)技术成果发布暨工业化示范项目技术许可签约仪式”在北京举行经许可,陕西蒲城清洁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将采用DMTO-II技术,在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建设180万吨/年甲醇制67万吨/年烯烃项目这是DMTO-II工业化技术全球首份许可合同 与前一代技术相比,DMTO-II技术每吨烯烃甲醇消耗降低10%以上建成后,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63亿元,上缴利税27亿元,经济效益超过直接从石油中获取乙烯和丙烯——煤真的可以替代石油了 中国技术补上“缺失一环” 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警钟敲响之时,中科院大化所的老一辈科学家“危中见机”:如果能补上“甲醇制烯烃”的“缺失一环”,那么我国储量丰富的煤,就可替代日渐枯竭的石油,提供基础化工原料 把一滴石油放到显微镜下,你会看到,那长长短短的碳链分子像乱麻一般缠绕着,石油化工所要做的,是将这些分子“剪”成特定长度而甲醇只有一个碳原子,“甲醇制烯烃”,要把它们“串”起来成为两个碳、三个碳,乃至更长的碳链 难度太高很多国家的能源公司、科研机构做了无数次尝试,大都放弃眼下,世界上仍在坚持研究这一技术的,只有两三家公司,而产出规模尚未突破万吨 从大化所启动研发的第一天起,质疑声几乎不曾间断但科学家们顶着压力,先在实验室里坐了几年冷板凳,率先理清了碳原子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关系,终于找到了能让它们顺利“牵手”的催化剂SAPO-34——这是迄今能找到的最好的催化材料 到2004年,除了关键技术外,大化所还一并弄清了许多与技术产业化相关的原理这一年,借着国际油价再度高涨之机,大化所与企业合作,在陕西开展了两年工艺性试验,形成了完整的DMTO技术的工艺包至此,DMTO已能走进市场 独创技术“接二连三”升级 2006年,我国最大的煤炭工业集团神华集团与大化所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兴建世界首套、全球最大的煤制烯烃装置,可年产烯烃60万吨今年8月,装置建成,投料试车一次成功,并实现了稳定运行 投入180万吨甲醇,甲醇几乎100%转化,获得60万吨烯烃,乙烯和丙烯的含量超过80%几天后,由此分离出的乙烯和丙烯变成了合格的聚乙烯、聚丙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薄膜、塑料盒、电视机外壳等等,都用它们加工生产 不过,科学家们并不满足,在神华装置开建的同时,又埋头攻关,将DMTO技术升级在昨天举行签约仪式的同时,陕西蒲城郊外,DMTO-Ⅱ已破土动工——建成后,同样投入180万吨甲醇,可产出67万吨烯烃,产量比一代技术提升10%项目负责人、大化所副所长刘中民还有好消息:第三代技术已在研发中,产量可望进一步提高 DMTO使“煤代油”成为可能,将丰富我国的能源储备方式,同时能“救活”我国的甲醇行业由于前几年一哄而上,我国甲醇行业产能过剩且生产成本过高,若新技术得以推广,可为这些甲醇企业的产品找到新出路又由于国际市场上甲醇价格正处低谷,而甲醇能长期储存,我国还可考虑收储甲醇,作为一种资源储备 此外,“甲醇制烯烃”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好处,它清洁、低碳大化所所长张涛介绍,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排放主要产生在煤制甲醇阶段,而甲醇合成烯烃的副产品基本只有水,“若从国际市场购入甲醇进行生产,我国的碳排放就能大幅降低” 专利“圈地”覆盖海外市场 DMTO,把中国技术嵌入了世界煤化工的技术链中这是一种荣耀,更是一种压力技术与商业利益密切相关,为了扎紧知识产权的篱笆,大化所聘请了专业的知识产权公司帮忙打理专利事务他们不仅申请了60多个国内专利,还根据潜在市场分析,为部分专利申请了国际专利刘中民告诉,作为石油开采的副产品,甲醇在石油产地十分便宜,有时甚至被浪费掉,因此DMTO技术大有潜在市场,而这些市场都已成为他们的专利覆盖范围 目前,他们的专利已覆盖欧洲、中东、加拿大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尽管每年专利维持费要花几十万,但非常值得”他说,现在神华包头项目、陕西蒲城项目,都采用专利许可,数以亿计的专利许可费为大化所紧锣密鼓的后续研发,提供着充裕资金 会议通知:新疆昌吉州政府和盛生意宝-中国化工将于2010年11月在新疆昌吉举办“2010中国新疆煤制天然气/煤层气(国际)高峰论坛”(

生物谷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热咳吗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