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纸上购销构织的完美骗局

2019-09-10 20:4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记得,共领了7 500元现金,我和会计韦桂芳、出纳方春美三人贪污了这笔钱,我分得 500元,韦、方各分得两万元。”

  广西南宁市邕宁区检察机关接到举报,称邕宁粮库主任黄鸿志伙同会计、出纳贪污公款7万余元。检察官传唤黄鸿志时,他爽快地承认了,这让检察官感到疑惑,因为在他们的职业经历中,不经狡辩一口就承认犯罪的贪官几乎没有。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检察官却发现,黄鸿志伙同会计、出纳贪污公款7万余元的事实并不成立,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黄鸿志无罪却要认罪?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更大的骗局浮现出来......

  案子侦破太顺利

  检察官心生疑惑

  2010年11月,邕宁区检察院收到一封举报信,称2006年11月27日,邕宁区粮食储备库主任黄鸿志伙同会计韦桂芳、出纳方春美,从下属的百济粮所领取了7 500元现金,但没有出具任何收款手续,而百济粮所为了平账,虚开了60吨优质谷的收购票来冲销。

  黄鸿志等人极可能涉嫌贪污公款,邕宁区检察院进行初查后,将黄鸿志通知到检察院接受询问。 黄鸿志,你还记得四年前在百济粮所领过一笔款的事吗? 办案人员问。

  记得,共领了7 500元现金,我和会计韦桂芳、出纳方春美三人贪污了这笔钱,我分得 500元,韦、方各分得两万元。 黄鸿志似乎懂得检察官为何找他,检察官一提问,他就一股脑儿把事情全说了。

  接下来的调查中,韦桂芳、方春美也承认了这事,百济粮所人员亦证实黄鸿志等三人取走了7 500元现金,办案人员还提取到了现金支出的票据及用于冲账而虚开的优质谷收购票。

  证据链初步形成,邕宁区检察院决定对三人立案侦查,并对黄鸿志刑事拘留,对韦桂芳、方春美取保候审。

  在进一步完善证据的过程中,办案人员心里总感觉不踏实。因为案子办得太顺利了,黄鸿志简直就像纸糊的人,一碰就倒。在他们的职业经历中,不经狡辩一口就承认犯罪的贪官几乎没有,谁愿意乖乖地去坐牢?而且,这三个人到下属单位领取现金后直接分掉,也太明目张胆了,虽说百济乡粮所虚开了购买60吨优质谷发票来冲账,但60吨谷物是堆 庞然大物 ,账上显示收购了,仓库里却没有这堆 庞然大物 ,非常容易被识破;经了解,黄鸿志在生活中是个谨小慎微、患得患失的人,这么大胆地贪污公款不合他的性格。

  就在办案人员百思不得其解时,取保候审回家的韦桂芳、方春美向检察院写来了申辩材料,否认三人私分了从百济粮所领回的7 500元,称这笔钱于当天连同在其他粮所领取的现金,一起汇给了一家粮食加工企业,用于委托该企业收购优质谷,二人还提供了汇款的银行票据。

  根据韦、方所说,办案人员查阅了邕宁区各个粮所的相关账簿、凭证,发现同是2006年11月27日这一天,韦、方除了在百济粮所领取7 500元现金外,还在新江、那楼、蒲庙粮所领过现金,并全部汇入上述粮食加工厂指定的户头,事后各粮所都虚开优质谷收购票冲销平账。

  韦桂芳、方春美的申诉是属实的,这就更让人奇怪了。犯了罪,老老实实供认,虽然罕见,也算明智之举,可对没犯罪的事偏要承认自己犯了罪,简直就是反常了。

  办案人员再一次审讯黄鸿志,不知韦桂芳、方春美已申诉的黄鸿志,仍承认他们三人贪污了7 500元。

  黄鸿志说谎的目的是什么?办案人员反复分析,认为黄鸿志可能有更大的案底,所以想以 暴露 数额较小的犯罪行为,掩盖隐藏的数额较大的犯罪行为,来逃避更重的处罚;而韦桂芳、方春美,她们应该也是贪污过钱的,后来态度之所以发生变化,可能是刚开始的时候抱着与黄鸿志同样的心理,老实认罪。后来找到了证实这笔钱去向的票证,可以认定自己无罪,又见办案人员不再深挖,于是反口。

  此时,对黄鸿志的侦查羁押期限即将届满,但又未能找到新的证据证明他另有其他犯罪事实,将不得不对他予以释放,而他一出去,如果与韦桂芳、方春美串供,案件会复杂化。专案组一番斟酌,计上心来,决定使出 欲擒故纵 计和 挑拨离间 计,即继续让黄鸿志与韦桂芳、方春美互相不能见面,使双方均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同时针对韦桂芳、方春美都是女性,心理素质及抗侦查能力较弱,先从韦桂芳、方春美突破。于是,将黄鸿志变更为取保候审,但在释放黄鸿志之前,拘捕韦桂芳、方春美。

  这一招果然见效,韦、方看到黄鸿志作为 主犯 得以释放,而她们作为 从犯 又提供了没有犯罪的证据,反被关押了,产生了极度不平衡的心态,并猜测黄鸿志一定是把推到她们身上了。当再一次面对审讯时,她们痛哭流涕,供述了单位设立 小金库 ,黄鸿志伙同她们共同私分 小金库 里8万多元资金,以及从代收粮食的企业领出20万元 好处费 后,进行私分的犯罪事实。

  大做 纸上生意

  套取财政补贴

  近些年来,邕宁区一直有收购优质谷的任务,可是邕宁区优质谷缺乏,为了完成任务,粮库一直委托粮食加工企业到外地代收。

  2009年,邕宁区又领到了5000吨的优质谷收购任务,邕宁区政府将任务分解到全区的五个粮所后,邕宁区粮食局长施启民和负责统筹工作的黄鸿志就上下忙开了。由于以前帮他们代收的粮食加工企业不干了,他们还得另找一家。施启民叫黄鸿志负责找到一家信得过能保证收购资金安全的企业,并表示可以向企业许诺给予50万元代收费。

  黄鸿志找到南宁市某粮食加工厂老板蒋某,说了他的意图,蒋老板非常乐意代收,还表示: 以后你们就找我做。

  其实 代收 只是名义上的,并不做 现事 。操作程序是:粮库从农发行贷到资金,分头转进各粮所账户,各粮所把钱取出,再存入粮食加工厂蒋老板提供的户头,之后粮食加工厂开虚假的优质谷调拨单给各粮所,各粮所做虚假的粮食入库表。同时,按阶段向粮食局汇报 进度 。

  可以说,各方人马不用出门,天天坐在办公室喝茶,5000吨优质谷收购任务就完成了。

  国家对粮食收购这一块有补贴政策,优质谷每公斤补贴0.24元,不过这补贴是给卖粮农户的。虽收购了5000吨优质谷,可是压根儿就没有农户卖粮,这补贴怎么领?只好自己去领了。如果没人领,有监督的财政局会感到奇怪,这事就露馅儿了。

  各粮所的员工纷纷找到自己在农村的亲戚朋友,炮制了卖粮花名册和粮食收购单(同时还用来冲销汇给了加工厂的收购款),交到本乡镇财政所。这样,五个粮所冒领了补贴款120万元。

  5000吨粮食账上收购了,可粮库里没有,岂不露馅儿?五个粮所领出的补贴款120万元如何处置?打进粮食加工厂的一千余万元资金如何回来?话往回说,粮库的工作到此还只是做了一半。

  按照政策,优质谷不是战备粮,而是商品粮,可以在适当时候销售,起到调节市场的作用。优质谷收购工作完成后,上级粮食部门又下来了精神,优质谷可以卖了,于是粮库又在纸上把5000吨优质谷 卖 给了蒋老板,这样,蒋老板就把各粮所存进来的资金又打回给了粮库,粮库再还回给农发行。

  从手续、票据和账面上看,优质谷购销这一整套程序非常完美,跟真的一样。如果中途上级领导不去各粮所实地查看,仅凭手续和账目,是看不出假来的。

  优质谷收购价是每公斤2.16元,销售价为每公斤2.26元,这样5000吨粮食卖掉就赚了利润50万元。上级粮食部门还要求,这50万元利润其中20万元上交,另 0万元给各粮所作为收购粮食费用。

  可是买空卖空哪来实际利润?这样,那120万元就派上用场了。为了使账目更加 完美 ,黄鸿志又奔走于各粮所,把各粮所冒领的补贴款收上来,再打进蒋老板提供的账户,作为粮库卖粮的利润款。其中50万元是 正当利润 ,需要上交及给各粮所的,所以加工厂打给粮库的款实际上是本金1080万元加利润50万元。

  留在粮食加工厂账户上的还有70万元。按照约定,要给加工厂50万元 代收费 ,也还余下20万元。黄鸿志决定分了这笔钱。

  2009年底,黄鸿志带上会计韦桂芳、出纳方春美及另一名工作人员韦焕颜,驾车来到南宁市区,与蒋某会合,从蒋某手上拿走了20万元。半路上,黄鸿志提议将这笔钱分了,获得大家一致赞同,随后,黄鸿志分得10万元,韦焕颜4万元,韦桂芳、方春美各 万元。

  回到邕宁后,黄鸿志将这10万元给了粮食局长施启民。

  从以上可以看出,黄鸿志在粮食 收购 中途环节是不可能私吞钱款的,真正分钱是在事后。当真正内幕曝出来后,一直 温顺 的黄鸿志开始为自己申辩了,称这20万元是 加价款 ,即卖粮利润,不能称为 好处费 。办案人员给他一一算账,算到了财政补贴款这个源头,他才没话说了。

  要分一杯羹

  粮食局长也涉案

  黄鸿志私分公款得了10万元,为什么不揣进自己腰包,而是送给粮食局长施启民?因为他们事前有个约定。

  当初,施启民和黄鸿志商量这个买空卖空的代购事宜时,他自己也算了算账,知道这项工作结束后,会有点余款,于是对黄鸿志说: 优质谷收购结算清楚后,你设法拿10万元回来给我处理。 领导的话他只能照办了。

  这20万元问题解决后,办案人员认为还应该向蒋某追缴那笔50万元。找到蒋某,他却说只得了15万元,另外 5万也被黄鸿志后来取走了。看来,这个黄鸿志案底远不止一两个!难怪最初他那般配合呢。

  原来,参与私分公款,自己却分文未得,使素来患得患失、斤斤计较的黄鸿志心里极不平衡,更觉得蒋某没做什么事,却得了50万元,很不合理,于是在2010年春节前夕,他找到蒋某,说:你那里还留有50万元卖粮款,我想提点钱给领导拜年,你看行不?黄鸿志上下奔波却一分未得、而自己倒得50万元,蒋某对此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便同意了,这样黄鸿志拿走了20万元。

  一段时间过去了,蒋某仍在为这事不好意思,又对黄鸿志说: 上次你拿的钱是用于拜年的,你自己还是一分钱未得,再取点吧,我要15万元就够了。 黄鸿志继续不客气,又拿走了15万元。

  当办案人员核查时,黄鸿志又为自己作 无罪申辩 了,死活不承认还贪污了这 5万元。追查中,办案人员从黄鸿志的一本存折上发现了秘密,原来这笔钱他用于买了两台泥头车跑运输,账目上,按两台泥头车的首付款、保险金、上牌费用等,合计起来刚好 5万元。黄鸿志痛哭半小时后,承认了事实。

  办案人员继续深挖,又发现2009年至2010年间,黄鸿志、韦桂芳、方春美、韦焕颜合伙贪污了邕宁粮库代自治区储备粮管理公司保管杂优谷的 溢余款 12万元;2007年,黄鸿志指使方春美等人虚开两张仓库修理费发票回来冲账,套取现金5万元,他将其中 万元给了施启民。

  再完美的骗局也是骗局,终有被戳穿的时候。2012年2月,邕宁区法院以犯贪污罪,分别判处黄鸿志有期徒刑十二年,方春美有期徒刑六年,韦桂芳有期徒刑五年,韦焕颜有期徒刑五年,施启民有期徒刑五年。五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2年9月,南宁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生活
玄幻
瘦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