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权国 3001 斩断云空(三十)

2019-12-05 05:3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001 斩断云空(三十)

干褐色的荒野大地边缘,一个庞大的万人骑兵队列缓缓从侧面的地平线上出现

呜呜草原人的号角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吹,成百上千的草原千骑队迅速向中线收拢,草原人的神经从进入荒野以来,就已经紧绷的就像是一根绷直的钢丝,十几万的草原军竟然全都停下来,

注意,是帝**!防卫迅骑的声音在苍白天空下拉的老长,

什么,帝**出现了吗?‘

侧翼,快看左北方向

正朝着西面推进的草原军整体性的有些骚乱起来,无数的战马整齐的停下,听到声音的草原人开始看向迅骑喊叫的方向,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紧缩了一下,,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名头盔上飘舞着红色的帝国将军,在他的身后,上万的帝国骑兵集群正如同饿狼一样默默的注视着这个方向,还有一点的烟尘腾起,,草原人知道那是上万的马蹄停顿下卷起的大地烟尘

会不会杀过来啊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人数并不多,应该不会吧!

那可是很难说,那可是帝**啊,就算人数不多,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族长们也是脸色难看的议论纷纷,不管前面对于帝国是如何的轻蔑,那都是口上说的,帝**不战而逃,帝**都是不敢一战的懦夫,那还不是为了鼓舞气势喊得,将帝**贬低的一钱不值,其实内心很清楚,帝国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在这片荒野上,帝国才是真正的主人,相对于草原部族曾经面对过的任何对手,

帝**,犹如长生天降下的天敌一样令人敬畏,不但拥有群星般的猛将,还有无数彪悍的如同狂暴狼群般的骑兵,残暴,强大,攻势如火,视死如归,一旦开战,就是如烈火瞭望,万马狂奔,简直就是草原人的加强版,而且还是那种武装到了牙齿,足以将让任何阻挡者都撕碎的那种,

全军准备作战,我就不相信区区万余帝国骑兵,还真敢我十几万大军一战!

耶律古达目光愤然,伸出手指着远处那支已经停下来的帝国骑兵,大声下达命令,就看见一队队的骑兵金属的光辉,在西北面泛起一层寒光,一队队全副轻型锁甲的精锐骑兵出现在远处草丘之上,马蹄下是尚未完全消散的尘土,手中的骑兵刺枪构成成一片寒光闪烁的森林,

耶律古达看到更是咬牙切齿,对方简直是太嚣张了,怎么说,自己这边也是十几万人呢,派一万人来算是什么意思,十几万大军,一人一刀都能把你活剐了!

然后他就看见其他的部族军队,哗啦啦一片的朝着他的方向靠拢过来

这些家伙!

耶律古达手指紧握马鞭,脸色阴沉难看低骂了一句,他如何看不出来,族长们这是胆怯了啊,区区一万帝国骑兵,就让这些族长们一个个吓成了这样子,如果真的面对帝**压上的主力,这一战还有多少胜算?

少族长!族长们一个个脸色难看的出现在耶律古达的面前

诸位族长是什么意思,区区一万帝国骑兵,难道就让你们吓破胆了吗?耶律古达目光愤然的扫过这些胆小鬼们,如果不是顾忌到需要这些部族,早就下令先杀几个了

少族长,不是我们吓破胆了,实在是我们都是些中小部族,对上帝**完全就没有战斗力啊!一名毛发浓密的像狗熊一样的部族族长,一脸苦笑的说道我们向少族长靠拢,也是围少族长的安全考虑,谁都知道,帝国重骑兵是何等的凶悍,如果对方完全不顾我们,而是一口气直接冲着少族长杀来,少族长要是出了点事,我们这些人只怕就是全战死了也难以弥补万一,少族长可是要成为耶律家主的人物啊!

其他的族长也说是啊,跟我们卑微的生命相比,少族长是绝对不能有丝毫差错的!否则,我们就是耶律家的罪人,所有草原人的罪人!

够了!耶律古达一脸无奈,目光火火的看着众人,一时间也没有办法

跟耶律宏泰那样的老狐狸相比,他顶多就算是头有野心的年青狼而已,虽然有着一颗向往狼王的心,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老于世故的老狼们

能够带领一族在各种大势力之间生存的人,有几个是简单的,能屈能伸是基本技能,赔笑装傻都是日常,耶律家将他们安置到偏远的西北来,他们还不是一口一个说耶律家公道,族长们很清楚,违背的耶律古达这头年青狼,顶多就是被训斥两句,丢脸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排上与帝**交战的第一线,那才叫真正的找死呢,

帝国对草原的战绩,已经非常明确的摆在那里,

风军扎木合璧,雷军吾古德力,狼锐军安纳宁哥,哪一个不是在草原上跺一跺脚都能够让大地颤抖几下的英雄,结果只是在帝国的一次扩展推进,三个军团加起来近二十万的草原精锐被打的灭亡大半,扎木合璧将命都丢在了死天狼府,安纳宁哥在昂纳错赔上了整个狼锐军,成了草原上的耻辱,吾古德力这位草原上赫赫有名的攻击型猛将,也是灰溜溜的选择在决战之前仓皇撤走,现在还被人不耻,

跟这些草原上的大佬相比,自己的脸面才几个钱,何况最后连新汗王那样的尊贵人物,南下燕州,不是也乖乖向帝国支付高昂的过路费嘛,在帝**面前丢人,不算丢人!

装备可算是草原之冠的王庭八军尚且如此,要说各部对于进军荒野,心里没有几分发虚,怎么可能!只是这次帝**的意外撤离,导致部族族长们是骑虎难下,仗着人多,加上出其不意,才让这些部族鼓起了对帝国作战的胆子,口里叫嚷着向西,其实这两天下来连散离大队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是面对其他的敌人,如此规模的草原军团,早就是如烈火燎原一样横铺过去了,将一切看见的东西都攫取为战利品,怎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十几万的草军,竟然只敢抱团向前,

这在草原人的历史上何曾有过!

荒野风在两军的距离呼啸而过

草原军的聚拢已经到了一定程度,十几万的大军,全面铺开是何等的庞大,就像是一把拉开的草原弓就快要绷到顶点,耶律家的亲军骑卫位于整个阵列的中心,人人骑在披甲的战马上,腰部的箭筒都是满满当当的,手中的武器是连中比亚铁甲军也能够轻易击碎的长柄铁牙,前端足有二十多斤,上面密布数十寸长狼牙,在阴沉的天空下也是一片寒利

,然后是其他部族的轻骑兵和一些零散的近战骑兵,队列挨靠的很紧,远远看去就像一片乌云笼罩在大地上

帝国西南区总督撒龙骑马屹立在草原军的侧面,寒风吹拂着他的浓烈的胡子,头上戴着十字形领盔,看着远处的草原军的目光更显出几分戏弄,这样的草原人实在是令他有些失望,如此撒乱不堪的集结,比起当初对阵北方库吉特人可是差远了

你确定没搞错,这就是横扫了中比亚的耶律家?

撒隆眨了眨那只浑浊的独眼,嘴角微微上翘,向旁边的另外一个帝国将军问道,那名帝国将军长着一张中比亚人的脸,看向远处草原军的目光更多是一种冷冽和仇恨,他正是岳山,要说中比亚方面对于草原军了解最多的人,非他莫属,柏无封虽然也是燕州军出身,但只是中下层军官,而岳山不同,当初在燕州军集团就已经是一名实权将军,更是在燕州军被草原军困杀的情况下,一力带着数千部下冲出去的燕州军大将,实打实的燕州上层将军

属于耶律家的兵力大约只有三四万人,其中有数千的耶律家白河亲军,战力不凡,其他都是些中小部族的族兵只是扫了一眼,岳山就将十几个草原部族的成分看到清清楚楚,用手指着一个个飘扬的草原旗帜,声音冰冷说道伊尔部的族长怕死,没有把握从不死战,百科部的族长一向逃跑得快,只要能保存实力就不会拼死,阚丽部作战不差,但是不听从指挥,习惯一窝蜂的冲锋,菲奥部擅产好马,部众也多,已经算是大族的边缘,所以实力也是这些部族最强的。。。。。。如果真要打,只要牵制耶律古达,全力击菲奥部一支,其他的部族都会不战自溃!

总体来说,不算是很强大的军力,如果是当初燕州时代,顶多五六万的精锐就可以击退他们,所以我才不明白,陛下为什么要放弃天狼城岳山声音顿了顿,犹豫了一下,向撒隆问道,他虽然和撒隆都是帝国总督,但是地位是千差万别的,撒隆是帝国最繁华的西南区总督,而且还是帝**方五大佬之一,更是当初跟随陛下立国的无敌猛将,很多内幕,撒隆知道,而他岳山还不够资格

哈哈,你既然如此了解草原人,那么也应该知道草原人是如何捕猎的吧!撒隆听得嘴角咧了咧,手放在马鞭上,目光深邃的说道

草原人回去先把猎物包围起来,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赶,然后用弓箭将猎物在追逐中射杀掉岳山目光闪动了,似乎有所想法,

没错,陛下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撒隆的独眼翻动了一下草原人一向以狼自居,而狼群里边,最凶悍但有最容易死掉的,却是青年狼,因为它们太想建功立业,太想成为狼群中的狼王,所以往往对于身边最危险的东西视而不见,就像眼前的这个耶律古达,还以为各部族对他是何等的心悦诚服呢,十几万草原大军犹如众星拱月一般的聚在四周,这种待遇,相必就是王庭当年也就是如此景象,却没法发觉,越是向西,部族的战意就越是削弱,如果战场是在西北,这些草原部族拼死也会跟在他后面的,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为了西北了,而是完全为了他耶律古达自己了,

那些族长们都是狼群中的老狼,又不是傻瓜,他们如何会看不出来,在耶律家少族长的身上,虚荣心,建功立业的雄心,一日掌权的傲慢正在疯长,对于这位耶律家的未来主人,他们自然也是竭尽恭维之能事,恨不得将耶律古达捧成草原上第一的英雄,这样才能让他们部族在这位未来也耶律之主面前,得到一个改变地位的机会,所以就没有人再去注意,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到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方

危险的地方?’岳山脸上露出一些困惑,

他们正在偏离最大的作战优势,那就是作战环境,从他们决定越过天狼城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失去了战场主动权

在草原上,他们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够凭借鼻子寻找到草场的气息,对于草原上的每一块草场,每一条河流都是犹如手中指纹一样的熟悉,所以他们可以是来去如风的战士,是可以从容应对任何敌人,

因为他们是掌握着战场的人,所以才有了可以百里奔袭,打的对方束手无策的游击战高手,才有了草原军不会成建制歼灭的说法,但是在这里不同,这里是帝国荒野,是对方完全陌生的地区,

草原军最大的机动优势在无形中被钳制了,草原人的攻击性在于高机动性下的游走机动,让敌人疲于奔命,最终落入草原人的圈套被一口口的吃掉,一旦全部聚拢在一起的草原军,就是自己绊住了手脚,只是区区一万帝国骑兵,就让十几万的草原骑兵不敢擅动

撒隆一边向撒隆说道,一边向身后的部下们摆了一下手,帝国骑兵开始整队转向,笑道好了,我们也该走了,该做的已经做了,故意在这里露面,除了牵制一下草原军推进的速度外,还有就是让对方不会偏离应该走的方向,经过这样的羞辱,对方就算曾经想过要按照原路退回去,此刻也不会在提起了,因为耶律古达这头青年狼丢不起这个人!

这算是把耶律古达往死里逼啊!岳山身躯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十几万大军被一万帝国骑兵威胁,估计耶律古达就算想撤,此时也不会撤了,如果撤了,他耶律少族长,未来耶律家之主的脸面就算是彻底砸地上了,这也太毒了!

宝宝脾虚怎么办
动脉硬化吃通心络会好吗
肠道感染腹泻的原因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