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醉 眼

2019-10-12 20:5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沉西山,夜幕降临。

王老汉赶集遇到了多日不见的亲家公,便拉家常谈琐事,并在小卖部里打了一壶包谷酒,向店家借了一只碗,买了一包五香瓜子,蹲在店门你一口我一口地对饮起来。“哥俩好”“四季财”“六六顺”的猜拳声把路人都吸引得驻足观望。酒一下肚,聊兴更浓,边喝连聊边聊边喝。这下王老汉早就把娃他妈:“遇到熟人少聊点,少喝点,回早点”的“三点指示”给彻底丢到爪哇国去了。此时此刻,他见天色已暗,酒也馨壶了,欲起身却冷不防打了个趔趄。方觉得自己今日喝的不少,忙与亲家作别,便高一脚低一脚慢三步式地匆匆往回赶。

木匠李手艺精巧做活下力。这天为赶工贪了点活,收工迟了些。热情好客的主家晚餐上与他来了几趟“四季财”,又敬了几蛊,加上他自己酒兴一上来也多饮了几杯,便感到有些飘飘然。是时,他披夜幕,扭着“秧歌步”也急急忙忙往家走。

木匠李瞧见歪歪扭扭走在前面的王老汉:“咳,我说老哥呀,缓点步同行聊一聊,走这急干啥嘛。怕回家迟了,把耳朵拧掉啊?”为驱赶寂寞他向王老汉逗笑。

“是嘞,你不怕刮鼻子就消停地走吧。”王老汉搭了腔,虽没有回头看却放慢了脚步。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若即若离时开时拢脚高步低春风摆柳似的边走边聊,断断续续无话找话聊得颇有兴致好不热火。

上弦月挂在树梢把灰蒙蒙的光撒在路面。

木匠李醉眼朦胧地瞧见王老汉好像背着一袋用透明塑料装的猪板油,便无话寻话问:“哎,我说老哥呀,猪板油多少钱一斤?不贵吧。”

王老汉暗暗发笑,没立马搭腔,心想:“这人的眼只怕有毛病,明明是棉花却说成是猪板油。”便戏谑地说:“不贵,不贵,便宜着哩。兄弟想吃老哥奉送给你就是了。”

“老哥买的我怎么敢要?家里还有哩。”

“这个酒鬼。”王老汉心想,便问:“兄弟今天喝了几两?”

“比老哥不会少喝。”木匠李想,“这也是个酒鬼。”

王老汉听到比自己喝得多心理似乎有点不平衡,扭头用醉眼瞧见了木匠李肩上似乎扛着一杆猎枪,便问道:“今天打了……几个野兔、野鸡?”

木匠李心里明白,王老汉把他扛的擀面杖看成了猎枪,也打趣道:“打了两个……两个,老哥不嫌弃带一个回去。”

“不必了,还是你自家留着吧!”

“哼哼哈哈。”两人一阵浪笑。

夜色更浓了,只听到路面上发出时长时短时轻时重没有节奏的“嚓嚓嚓……”的脚步声。

王老汉聊兴仍浓:“兄弟,想不想当个什么官吧?”

“不想,岁月不饶人,四十好几了图个啥?也没那个本事,咱祖坟上没栽弯弯树没那个福分,再说,当官又被官管多不自由,喝口酒都不随心。”

“有好酒喝哩,贵州茅台都有。”

“喝茅台的不买,买茅台的不喝,还不如咱老百姓喝跟头酒来劲。”

“这倒也是嘞,喝了茅台醉眼看人观事不行,把棉花当猪板油稀里糊涂怎当得官?咳!”

木匠李方才知道自己刚才看错了“猪板油”,便嘲弄反驳:“咽,把擀面杖当猎枪,眼力也好不到哪里去,当官也只怕难清白。”

“咋?擀面杖,哈哈……”王老汉醉眼回头看清了“猎枪”自嘲地笑着:“是啊,如今的官也难当,好官有,好官少,当好官难,难当好官,官好一方兴,官坏害死人。我们乡的朱乡长可算是好官,为自己的事想得不太多,把老百姓的事能挂在心上,是个好官呐!”

木匠李忙接过话茬:“这倒也是,有时好心难免不办坏事。”

凉风吹来,俩人酒醒了许多。王老汉想起了一桩事便问:“兄弟,你家搞没搞香菇培植?效益咱样?”

“产的不少,可卖不出去,够自家天天吃的。”

“是嘞,乡上鼓励发展香菇生产富裕农民,可谁知如今却销不出去,这……这什么市场经济……经济市场真让人摸不着门呀!”

“哎,这就好像咱哥俩的醉眼看事不清,好心都没有干成好事。”

“说怪也不能怪。”王老汉忙接过话头,“要怪就怪咱们自己,生在这穷山旮旯里该受穷。”

“哎,认命吧,我们都不是当官的料,还是让娃们多喝点墨水少喝点酒,以后去当个清醒的官呗。”

“好见解,我们哥俩还是把红薯种好,包谷种好,过个温饱日子就行了。”

话长路短该分道了,他们心里有许多的聊不完的话题,一个往南一个向北,木匠李客气地说:“老哥……走好哇。”

王老汉也客气了一句:“嗯,兄弟好走。”

两个歪歪斜斜的影子消失在浓浓夜幕笼罩下的弯弯山道上。

山间不时传来几声杜鹃的啼血声,给这深邃幽静的山夜平添了几分凄楚的神秘。

共 16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亲家遇亲家,一醉方休,虽然闹了些笑话,但是不伤大雅。乡土气息浓厚,人物形象鲜活,语言活泼,有趣。欣赏佳作。感谢赐稿。【编辑:至窗】

1 楼 文友: 2017-08-22 18:12:26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淮安整形美容手术
普洱治疗阳痿费用
营口治疗盆腔炎方法
淮安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普洱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