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霄狂尊 第一百一十二章 师徒谈心

2020-01-17 02:2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霄狂尊 第一百一十二章 师徒谈心

城中,吴家所在的客栈之中,一间略显幽暗的房间此刻的气氛十分的凝重,吴强、吴用、吴耀三个人相对而坐,但却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打破这种令人窘迫的氛围。

“大哥,现在怎么办?”

虽然心中惴惴,但是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才造成了这样的不利,吴耀最终还是开口道。

“怎么办?凉拌!”

吴强冷冷一笑,现在看向这个废物弟弟眼神之中是*裸的不屑,真不知道家族之中的那些高层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竟然派出了这样一个族人来办这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好了,不但事情没有完成,而且连本都被推倒了。

没想到第一个开口,就吃了一个不软不硬的冷刀子,吴耀的脸上十分尴尬,但是因为是自己办事不利,虽然心中不爽,但也不敢开口反驳。

“既然事情已经做错了,当务之急是该如何的弥补,现在即便怪罪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看到吴强责骂吴耀,一直不动如山的吴用忍不住开口道,但是这一开口却让吴强心中的愤怒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弥补?怎么弥补?难道你们不知道家族为了这具尸王准备了多长时间么,如果家族知道了我们的任务变成了这个模样,你以为他们会听我们的解释么!”

确实,想到家族高层在得知这件事可能出现的反应,刚刚还心有不满的吴用和吴耀顿时説不出来了话来。

家族为了这具拜尸教的尸王准备可有整整三百年,没想到竟然到了最后一步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但是现在説什么也晚了。

“不过倒也没有什么不可挽救的方法,只要我们能够将秋泽抓住,水脉珠不但能够失而复得,甚至还能够额外的获得水脉珠。”

看到吴用和吴耀两人脸上的无奈神情,吴强突然阴阴一笑,听的两人不由一愣,不过旋即九明白了吴强的意思,看来如果想要真正的成功,也只有这一条路了。

“只不过这个秋泽虽然年纪不大,但确实十分的机灵,恐怕不太好暗算啊,如果想要将他解决掉,恐怕要花费不xiǎo的功夫。”

吴用不像吴强那么有信心,通过之前的赌石行动,吴用已经明白了,这个秋泽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奸诈很多,如果自己不xiǎo心,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放心吧,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人主动来帮助我们,我们就等着到时候来个瓮中捉鳖就好了。”

对于吴用脸上的凝重,吴强摆了摆手,显得信心十足,好像对于自己的计划有着绝对的把握。

看到吴强这个模样,吴用和吴耀彼此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吴强这么强大信心的由来,但是感到吴强的强大自信,二人的脸上同样感受到了一丝欣喜,毕竟如果能够解决掉秋泽,眼前这个不利的情况完全能够扭转过来。

“大人,外面有两个人来找你。”

就在三个人在这里商量着事情该如何解决的时候,就听到门外的侍卫开口禀告道。

“两个人?怎么会有两个人?”

听到侍卫的禀告,吴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似乎没有想到会出现眼前的这种情况。

而吴耀和吴用听到真的有人来帮助吴强时,脸上也同样出现了一丝惊讶,但是看到吴强眼中困惑的时候,两人又纳闷了,吴强刚刚还不是信誓旦旦,难道现在就有些打退堂鼓了。

这边阴谋刚刚兴起,秋泽还根本不知道已经有人准备对付自己了,这时候他正在万器阁中跟师傅两个人彼此交流谈心呢。

“师傅,其实我们地下火脉的那颗火脉珠已经被我取走,而且被我吞噬炼化了,还请师傅责罚。”

秋泽诚恳的看着周伯符,脸上有些无奈,这是做错事后的表现,但是想到周伯符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自己反而盗窃了如此重要的火脉珠,説起来还真有些对不住他。

“呵呵,为什么要责罚你,现在你能够对我坦白,我觉得很宽慰,毕竟如果真的对你的修为有用,一个火脉珠算什么。”

听到秋泽的话,周伯符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一丝愠色,而且露出了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

“呃,难道师傅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説呢?”

看到周伯符这般表情,秋泽哪里还不知道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完全都在师傅的眼皮底下,枉自己还以为天不知人不为的,説起来真的有些好笑。

“呵呵,为什么要説呢,我知道你是拿火脉珠修炼就行了,再説了,这一次你去我师兄那里相比也是为了那一刻火脉珠吧既然师兄这个做师伯的能够给你,我自然不会吝啬。”

周伯符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眼中有一丝亮色闪过,现在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弟子不是凡人,毕竟那可是火脉珠啊,里面蕴藏的火元素别説是吸收,修为低的能不能忍受都难説,但是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子倒好,竟然直接给吞噬炼化了,想想还真让人惊讶呢。

“好吧。”

秋泽闻言,脸上有些无语,没想到连这个目的都被师傅慧眼如炬的看了出来,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对了,你能够告诉我跟吴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水脉珠真的是你拿的么?”

看到秋泽脸上的无奈,周伯符不禁有些得意,毕竟这一段时间以来,都是自己这个弟子给自己惊讶,现在能够让他感到惊讶,这种感觉十分之,只不过想到之前秋泽和吴家发生的矛盾,周伯符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呃,这个水脉珠却是是弟子所拿。”

秋泽对于这一diǎn倒没有隐瞒什么,而是将之前在开远城外发生的那一幕捡重要的説了一遍。

“尸王严都?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没有放弃。”

听到秋泽的话,周伯符的脸上没有露出意外之色,好像是早就了解了一般。

“师傅知道他们的目的?”

秋泽看到周伯符脸上的恍然之色,脸上不由得有些惊愕,没道理啊,毕竟寻找尸王严都这件事对于吴家来説应该不是一件保密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怎么连师傅好像都有所了解了。

“呵呵,我也只是知道一星半diǎn罢了,其中还多是传闻,説起来吴家的这个计划并不是一个秘密,有不少人都了解,但是却没有人相信他们能够做成,毕竟尸王严都可不是一般人,光是修为就达到了武王的境界,更不用説他的一身魔功,参天造化,吴家虽然在大康国实力不xiǎo,但是即便他们能够获得尸王,相比结果也不是那么的好。”

听到周伯符的解释,秋泽忍不住diǎn了diǎn头,没想到吴家的这种行动竟然是人尽皆知,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也确实算不得秘密,毕竟一连找了三百年,多多少少会有些信息不xiǎo心流露出来,只不过对于别人不相信吴家有能力获得尸王,秋泽的态度是一般一般,毕竟吴家又不是傻子,如果没有控制尸王的办法,想来他们也不会卖力,而且秋泽想到之前李慕婉曾经对自己説过,吴家的一位长老的祖上就是出自拜尸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多对于这种猜测秋泽却没有开口,毕竟无论吴家有没有能力获得尸王跟自己等人都没有什么关系,何必説出来,引得众人心烦。

“不过,吴家的实力不弱,虽然在大成国理论上他们不敢做出什么太过火的事情,但是你也要防备狗急跳墙,毕竟有时候人急了,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的。”

虽然秋泽看起来不是笨人,但是出于关心,周伯符还是殷切的嘱咐道。

“爹,xiǎo师弟,酒菜来了。”

周伯符话音刚落,还没有等开口秋泽开口,就看见周茹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酒菜,言笑晏晏的走了进来。

“哈哈,秋泽今天有福气了,茹儿做菜的手艺十分不错,颇有他娘当年时候的风采,一般人可没有机会吃的到,既然你有机会一定要多吃一diǎn。”

看到周茹进来,周伯符也就停止了这个话题,而是转移到饭菜上面。

“呵呵,那感情好,既然是xiǎo师姐做的饭菜,我一定不客气,今天不吃一个干干净净,我绝对不会出这个门。”

秋泽见状也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脸上满是欢喜的表情,好像能够吃饭周茹做的饭菜是多么荣幸的事情一样。

“哪里有我爹説的那么好,只是一些家常xiǎo菜罢了。”

听到父亲和秋泽打趣,周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但是心中却十分的欢喜,毕竟自己做的饭菜得到别人的肯定,确实是一件能够让人感到愉悦的事情。

“对了,无极呢,让他一起出来吧,虽然犯了错事,好在没有造成不好的影响,这一次就原谅他了。”

周伯符的心情不错,本来还准备凉着燕无极一段时间,但是想到他的性格本来就偏执,如果真这么做的话,还不知道他会怎么胡思乱想呢。

“呃,大师兄刚刚回来没多久就急匆匆的走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听到父亲的话,周茹不由愣了愣,然后实话实説道。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专家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牛皮癣治疗宝鸡哪家医院好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汕头治妇科病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