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异世为皇 第十五章-林导

2019-12-05 00:3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为皇 第十五章:林导

进入辟脉五层也就意味着完全摆脱了凡人的范畴,走上了修途的第一步。

林凡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浑身舒爽,还有一日便是秘境开启之日,林家中人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早已忙碌了起来,唯独林凡这个散人没有参与其中,他准备把这一天拿出来好好陪陪花眉,毕竟一天后,秘境之行凶险难测。

“花啊,我们出去走走吧。”

“嗯,好的,听哥哥的。”

花眉笑逐颜开,换上一件新衣服,然后跑到林凡身旁,挽起他的手臂向着阳光走去。

一直以来,林凡都是病卧在床,而每当天气晴朗的时候,花眉也总会扶着林凡出去晒晒太阳,那时候,她多么希望能够像情人一样挽着彼此臂膀,在大街上行走啊。

“快去布置窗棂…。”

“去布置门前的装饰啊,快快,明天客人就来了,你们干活还不麻利一diǎn。”

一法器店里,一名胖嘟嘟的老板吆喝着,指挥着店里的员工做这做那。

与私人店铺不同,林家家族的工程所需要的人更多,而凡是为公共工程做出贡献的人都会被族内赏赐功勋。

不过那些工程做一天才几十个十几个功勋,对林凡而言完全提不起兴趣。

经过功法殿的学习之后,林凡的功勋令牌里还剩七万一千多diǎn功勋,学习功法所需的功勋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灵品与丹品功法,价格更是贵的离谱。

林凡掂量了一下功勋令牌,心想或许是时候去弄些功勋了,不然若是只出不进的话,那再多的功勋也总有一日会用光,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在秘境中似乎有获取功勋的途径。

林凡先是带着花眉在热闹的街坊转了一圈,然后又去兑换了三十块灵玉,三十块灵玉足足花了林凡三万功勋,把林凡花的都肉疼了,不过想到明日的参战,这一切花销也都是值得的。

至于剩下的钱,林凡先是满足花眉的要求,为她买了几件漂亮的衣服,不过花眉却不知道这些比以往都要好看的竟全是灵装,是防御力惊人的灵阶法宝。

忙完一圈,林凡功勋令牌里只剩七千多功勋了。

林凡额头冒汗,看来真正能够花钱的永远是女人,在消费品上,十个男人都不一定比得上一个女人会花钱啊。

“哥哥,哥哥,这件衣服好漂亮啊。”

“嗯,明天呢,我要进入秘境了,我离开以后你要穿着我们买的这几件衣服哦。”

“为什么啊?”花眉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衣服漂亮啊,我想等我回来的那天能看到你穿着这件衣服迎接我。”説完,林凡拎起一件灵品巅峰法宝做成的衣服。

“哦,这件啊,是很漂亮呢。”

花眉抹了抹衣服的质感,很是喜欢。

“咦,这不是林家的废物吗,怎么买了这么多灵装,这是要送给我的么?”

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循着声音望去,林凡看到的是一张尖尖的嘴脸,在脸颊两侧更是长了一簇胡须。

“你是谁?”林凡声音平淡,但是他已经动了怒火,敢在林家的地盘上撒野,这不仅是对林凡的侮辱,更是对林氏家族的蔑视。

“嘎嘎,我是谁?我是你哥哥林导,你这个不称职的废物弟弟,连自己的堂哥哥都认不出来了么?”

看着他xiǎo人得志的表情,林凡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

林导,林氏旁系子弟,由于天资聪慧,自幼更是勤奋好学,因此在二十岁的时候被林长云收为义子,不过他为人圆滑,品行不正,所以并不获得直系弟子的好感。

“哼,堂哥么,我差diǎn忘了,三个月前大伯确实做过收养义子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收养的却是见谁都咬的疯狗啊。”

“你説谁是疯狗?”林导怒目圆睁,好喝道。

“还用问么,谁咬人谁就是疯狗。”林凡的回答依旧不愠不火。

“你找打!”

林导已经怒火三丈了,原本他只想凭借身份和修为从林凡这里敲诈一些好东西以备明日之用,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如此不识抬举,看来是要出手教训他一下了。

林导双指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气势更是暴涨,很快就达到了辟脉七层的修为。

看着这个地方如此热闹,旁边的路人立马凑了过来,玩味的眼神盯着圆圈中的二人,有些人看到花眉手中的东西后止不住的双眼放光,想着若是能够趁乱拣diǎn漏子,那可就发达了。

只是辟脉七层么,三天前,林凡还杀死了一个辟脉七层巅峰的王麟,今日却又有一个不开眼的鼠辈敢打自己的主意,看来以前的废名还真给了别人一个任人宰割的理由呢。

若是如此,那就让我替前世的你正名!

林凡怒喝一声,手指一抖,一柄长剑从衣袖之中激射而出,然后林凡身形一颤,正好躲过林导射来的能量球,接着,林凡的身影划过一道斜线,手中长剑往林导身上刺了过去。

林导完全没想到林凡竟敢还手,还敢手持利剑,一怔之下再欲躲闪之时已经为时已晚,林凡的长剑在他的侧脸上划开了一个深深的口子,血液直流,染红了他满脸的络腮胡子

“你…。你竟然敢伤我!”

林导用沾满血渍的右手指着林凡説道。

“伤的就是你这个废狗!”

“好!,你很好!”

林导激动地大喊一声,双目之中露出怨毒的目光,下一刻双手一伸,一副黑色铁爪便附在了他的两只手上。

“你去死吧!”

林导手持罡风滑向林凡的胸膛。

这林导跟王麟必定不同,王麟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没有经历过多少风雨,而林导则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与心计一步一步从一个无知少年成长为了林氏的正统弟子。

眼看两个人就要血肉相拼,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的时候,一道娇呼声响起。

“大胆!林氏族弟禁止自相残杀!”

下一刻,一个翠绿色身影从旁划过,竟直接从中间把两个人分开了。

“雪衣…。”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人民医院怎么样
温州市瓯海区瞿溪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海南治疗早泄费用
汕头哪个医院查妇科好
宝鸡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