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修家生活录第一百一十四章李家子幡然大悟

2020-01-24 20:58: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家生活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李家子幡然大悟

姊妹店,一间藏在居民区的餐馆,两层门脸,主营江湖菜,滋味地道,分量充足,向来以自家为最的胡阳,也对这家店的手艺表示佩服,来过一次便成了常客。

郭鹏的黑眼圈消了,刚点好菜,喝了两口荞麦茶,胡阳和姒九也到了。

“老四,这儿。来得挺快,没堵车啊。”

“我们飞过来的。”

“飞过来的,今天风挺大啊,头发居然没乱,我瞧瞧抹了多少发胶。”

郭鹏在胡阳头上薅了两把,被胡阳一巴掌拍开,郭鹏嘿嘿一笑,对姒九道:“见笑见笑,我们习惯了。”

“哎哟,前天干爸都没好好看看我们辰辰,来干爸抱抱,看看是不是长肉了。”

“滚,啊,刚睡着,弄醒了你带啊。”

“瞧你那小气样,以后记得改改,别把咱儿子教成你这样。”

胡阳都没搭理他,喊了声服务员。

“我们点了些什么菜啊。”

“焖猪脑花,醉虾,土匪猪肝,爆炒鳝段,油炸筲箕豆腐,还有老鸭汤。”

“这么几个菜,不够吃啊。”

“不够!”

姊妹店真心不是靠多点几个菜挣出来的名声,如果可以,人巴不得你吃完了赶紧走,把桌子腾出来。

“今天鱼新不新鲜。”

“进厨房前都活蹦乱跳的。”

“那行,让你们老板熬锅鱼羊鲜。”

“先生,鱼羊鲜没提前订可没有。”

“美女,你别唬我,你们老板每天起码多备了两锅食材,你给我们上一锅呗,我不往外说。”

鱼羊鲜,姊妹店的特色菜,做法并不复杂,就是把羊杂碎放鱼汤里一起熬煮。正宗的大河鱼,煎了两面黄,水加进去,也不放多的调料,就是几粒盐,熬出来奶白色的汤,大河鱼的精华全化在汤里。羊杂碎要先和白萝卜一起煮,煮到刚刚好有嚼劲,把白萝卜的甜味吸进去,再把鱼汤和羊杂碎分别沥出来,放在砂锅一起里煮,煮不到多久就可以起锅,闻着吃着就一个鲜字了得!来晚了根本没有!

服务员一听胡阳的话,知道是常客,便不再说,进了厨房。

郭鹏道:“老四,虽说这钱不多,可这么多菜吃不完浪费也不好啊。”

“我打包带回去当夜宵行不。”

“行行行。”

姒九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直等到两人闹也闹了,折腾也折腾了,趁着郭鹏上厕所对胡阳道:“你刚没看出不对。”

见胡阳不解,姒九道:“郭鹏身上有一股怨气,你没发现?”

“怨气!”

姒九暗道,看来这小子今天去修行报被事牵着了,心不在焉,不然怎么连跟前的异样都发现不了。

胡阳坐直了腰,郭鹏一出来,他便开了法眼往他身上看,果然,一股灰扑扑的怨气缠在郭鹏脚脖子上,可前天在医院见他,分明没有的啊,难道又是扶桑阴阳师?

“三爷,阿姨怎么样了。”

“好了。前天半夜就醒了,昨天已经大好,吃了两大碗饭,又做了详细检查,要不是医生不许,今天都出院了。”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我给你的护身符呢。”

“给我妈了。”

“阿姨收了。”

“你特意求来的,我妈怎么不收。她老人家还说了,这阵子她身体不好,你又带着孩子,不好让你到家里去,等她大好了,她亲自下厨请你吃饭。”

“那怎么好意思啊。”

“别笑,你千万别笑,你一笑就更虚伪了。”

“切,那昨天你在医院陪着?”

“没,我妈不要我陪,昨天早上一起来就把我赶回家了,今天就让我去相亲,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好的精神。”

“还不是你逼的。那说说,相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人家从小出国留学,看不上我们这些在国内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土包子。”

“你退了?”

“人家不说完,我哪儿敢啊。”

“你不说看不上你吗。”

“完成政治任务呗,也是二十四五岁的人了,家里催得急,难得找到我这么个知情识趣的人,当然要借着多得几天清静。”

“你就让她这么吊着。”

“我随便,反正我也不吃亏。”

“那这两天就相了个亲没干别的了。”

“昨天在家里躺了一天,今天上午在家打扫卫生,下午去相亲,要不是人家晚上有约,我也没机会请你这顿饭。”

把郭鹏两天的行程问出来了,胡阳又仔细看了看那怨气,和自己所知相互印证,神念传音:“九爷,我看不像扶桑阴阳师的路数啊。”

“嘿,扶桑那群矮子要有这能耐,也不至于到现在都出不了一个合道境的修家了。这是因果循环,天人交感降下的报应。郭鹏大概是在哪儿沾上了。”

“嗯!”

恰在这时候,小家伙醒了,打了个呵欠,睁眼看了看,居然朝着郭鹏直笑。

“抱吧。”

胡阳相当干脆的把儿子放在郭鹏怀里,郭鹏乐得不行。

趁着时候,胡阳心念一动,避着郭鹏将先天五行葫芦拿在手上,嗖的一下将那怨气吸了进去。前后不过几秒,身为当事人的郭鹏一点感觉没有。

因为不是研究的时候,胡阳收了葫芦也没看。

可谁也没有发现,这一收一放,郭鹏怀里的小家伙眼睛滴溜溜直转,巴巴的盯着他老子的手!

吃了饭,郭鹏开车把两人往酒店送。

“我还忘了问了,你这次回山城干什么?你们公司那艘船不是正在要紧的时候,你走了没事吗?”

前几天铺天盖地,郭鹏哪可能不知道,打问了个大概,还托他老子给江城的领导班子打了招呼,顺道还帮了白正山一把。

“我也不想走啊,可是我们老板说要到山城来取取经,学习一下人家的先进经验。这两天都在青云街跑,过几天还要去洪崖洞,山城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要走一遍,幸好江城和山城不远,有事立马就能回去。”

“要不要……”

“不了,我们是正规的商业学习,别整得像土匪进村似的。”

胡阳太了解郭鹏了,听第一个字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就你那身板,想当土匪难了点。”

话没说完,前头突然锵的一下,闪过一道亮光,刺得人眼生疼!

郭鹏只感觉被一床棉从头罩住,下意识踩了刹车,吱嘎一声,在地上留下长长的刹车印!

再抬头,才看见车头前站了两个人,一个持剑而立的女子,一袭白衣,英姿飒飒,一个锦衣男子,身负剑匣,都不过十七八年纪。

“你找死啊!”骂出口,正好看见胡阳和姒九已经下车,郭鹏连忙跟上,“大晚上站路上扮鬼耍剑,脑壳被门挤了!”

“老板,你替郭鹏挡了剑气居然没顺便给他下个迷魂咒?”

“忘了。”

忘了!

姒九越发笃定,今天的胡阳很是不对劲了!做事必然面面俱到才是胡阳做事的风范,哪会有如此大的疏漏!

姒九刚想给郭鹏补上,就听那男子打量着他道:“你就是胡阳。瞧着也就这张脸能入眼,不过也没到传言里龙章凤姿的程度嘛,果然传言不可信。”

姒九郭鹏转眼看胡阳。

胡阳上前一步:“找我有事。”

那男子见到胡阳自认身份,却并不意外,又是那副打量货品的眼光:“哦,你才是胡阳啊,这下连皮相这唯一的长处都没了。”

明知故问,实在难听!

姒九将两人看个遍,才看见女子剑柄吞口和男子剑匣匣盖上都是一朵青莲,花开十二品。

李家的人!

那女子剑尖一提,指着胡阳,道:“拔剑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了不得。”

“姐,这位从小不在家里长大,可不会咱们家的剑法,怕是连剑都不会拿,你给他一个试剑的机会,他也是把不住的,左右这会儿不是在家里,要不你就开开恩,由着他用手段,你只以剑法应对就是。”

姒九再惊,看胡阳的眼神再变!

胡阳如何也没料到,头一个碰见的李家人居然是两个这样的,矫揉造作之外还兼着胆大妄为,这两个真不是脑壳被门挤了,是没带脑子吧。

“姐,你瞧,你把他吓住了吧。我来的时候不就说了,他是小地方出来的人,让你稳着点来,就算只是在家里平常的作风也要不得的。”

郭鹏听得乱糟糟的,可还是听出面前两个连话里的标点符号都在嘲讽胡阳,哪里能忍,正要开口,便听胡阳道。

“可不是,我一小老百姓,可不像你们家从小耍剑耍到大。”

郭鹏不厚道的笑了。

那女子定定的看着胡阳:“卖弄言辞,只会让人更看不起你,我们李家的门可不是光凭一张嘴就能进的!”

胡阳看着面前一男一女,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他何至于要把这么一家人在心上转半天。

本就生来陌路,追究过往又有何意义,不要就是不要,想一千道一万也不过自欺欺人。他又不是刚懂事的年岁,那般急切想要个妈,况且那缺口早已经被胡妈补上了,纵使有裂纹未抚,今次之事,正好将那些碰不得摸不得的死皮死肉剜了,重新长好,连痕迹都不会有。

他外家是江城东城半岛钓鱼城下的老实农民,惯常挖土犁田,春种秋收,上赶着往那名震天下的李家身上巴什么。

他竟因他往日最厌烦的事情,浪费了大半日光阴,当真白痴!

紫府中胡阳阴神身上的先天不灭灵光又壮了一丝,胡阳一乐,不想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你们是李家的。”

那男子道:“果然是个心怀叵测的,将我们家情况都打听好了。小爷不怕你去告黑状,听好了,我叫李神风,这是我姐李朝雨,李耀灵是我们堂兄。”

胡阳挥挥手,两点白光在李神风李朝雨身上一闪而逝,两人被扫到路旁,一动不动。

“走吧。”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预约专家
新宾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雅安儿童牛皮癣医院
苏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