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晓荷.见闻】家政女人(征文.微电影)

2019-09-14 06:0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三个孩子上学需要学费,逼迫着她不得不去做家政,看到别人家里的生活,尤其是看到一些当官人家吃不完的食品,穿不完的好衣服,她落泪了,她用行动告诉孩子,只有上学一条出路,才能改变孩子们和她一家的命运。于是她把打工的钱全部用于孩子的学习上。不论发生了什么,刘芸总认为,她和孩子们的生活必须继续。
编剧:大路白杨
故事梗概:丈夫外出南方打工,不定期地汇款,刘小云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她在一家家政里做事,每天替人打扫卫生和擦拭玻璃,劳累的生活、低微的社会地位常使她感到压抑。然而面对孩子对她的关怀,促使她积极的生活着,面对着可怜她的目光,她只能在繁重的劳累之际,思念自己过去与丈夫一起种田务家时的美好生活。
三个孩子上学需要学费,逼迫着她不得不去做家政,看到别人家里的生活,尤其是看到一些当官人家吃不完的食品,穿不完的好衣服,她落泪了,她用行动告诉孩子,只有上学一条出路,才能改变孩子们和她一家的命运。于是她把打工的钱全部用于孩子的学习上。
不论发生了什么,刘芸总认为,她和孩子们的生活必须继续。

剧中人物:
刘芸: 0岁,进城农民工,做家政工作。性格坚强,改变命运意识强。
王小玲:刘芸大女儿,12岁,中学生,懂事听话,分担家务,学习用功。但有些自卑。
王小风:刘芸二女儿,10岁左右,小学生,生性活泼,文艺分子,个性强。
王小宝:刘芸儿子,6岁,男,将要上学,不霸道,性格温和,知道体贴母亲。
陈开珍: 0岁,内地打工来乌鲁木齐,刘小云同伴。

1、刘芸家。日,内。
这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家庭,几盆土陶种的花茁壮成长着。简单的家具,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一排木椅子,靠墙边摆放着,墙上有几张大小不一的奖状。在靠窗口边,一张很大的木桌上,放着一个暖壶、一只铁皮茶叶盒,几只倒扣着的茶杯。
王小玲正在做作业。
门被打开,王小风兴冲冲地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纸片。
王小风还没放下书包,就喊叫:妈,妈。
王小玲抬头,手里握着笔,有些不耐烦:妈还没回来,就你会叫唤,每天这样,烦不烦?
王小风放下书包,拖着拖鞋,大大咧咧地走过来:你就是看我不顺眼,妈哪?
王小玲抵下头继续做作业:不是告诉你了吗?没回来。
王小风不高兴了:王小玲,你态度好些行不行?我也没问你。
王小玲继续写作业:那,你去回别人吧。
王小风哼了一声,径直向另一个房间走去:小宝,小宝?
门被推开,王小宝露出了一张小小的脸,脸上有几颗雀斑:二姐,你又考第一名了?
王小风乐滋滋地扬了扬手:不是,是爸汇钱来了。你看,三百块呢。
王小玲转过头来,站了起来,向他们走来:我看,爸现在在哪里打工?
王小风把汇款单藏在身后:你不是不听吗?就不给你看。
王小玲笑了笑了:好妹妹,我是逗你玩的,姐什么时候不喜欢你了?
王小风呶着嘴,双眼仰望着屋顶:你就不喜欢我,嫌我吵闹。
王小玲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发卡:看,给你的,不喜欢你能给你买这个?
王小风目光向下一望,头随即低了下来,看着王小玲的手:真给我的?
王小玲得意洋洋:你那么爱美,不给你给谁?要不,我给隔壁的红茶?
王小风伸出手去:拿来。
王小玲也伸出手来:拿来。
王小宝也向王小玲伸出了二只黑乎乎的手:姐,我的呢?
王小玲拿过了汇款单,边看边对王小宝说:没你的,大男人,要什么。
王小宝可怜巴巴地看着王小玲:好姐姐,我很听话的。
王小风边把发卡向头上别去,边说:姐,给他吧,小宝真的懂事了。
王小宝向王小风抿着嘴笑了,边向大姐:大姐,给我吧?
王小玲看完汇款单后,把左胳膊一抬:自已掏吧。
王小宝的手伸进王小玲的衣服口袋,兴奋地叫了起来:姐,你真好。
王小风:什么东西?
王小宝举起来:一颗巧克力。
王小风:大姐,有我的吗?
王小玲脸色沉了下来:你多大啦?还要多吃多占了?
王小风不再言语,最后才嗫嗫道:我只是问问。
王小宝高兴地拿着巧克力:谢谢大姐。
王小宝转身向自己出来的那间屋子走去,门轻轻地关上。
门里传来一阵得意而快乐的笑声。
王小玲也脸色幸福地看着王小风,听着王小宝发出的声音。

2、家政公司大厅,日,内。
一张木桌摆放在屋子的中央,四周有七八个女人。刘芸和陈开珍也站在一边。她们在人群里轻声地说着话。
刘芸:你家来信了吗?
陈开珍:到深圳去了都二个月了,还没打过电话。
刘芸:长途电话多贵呀。
陈开珍生气地说:我是不是他老婆?和他的小老婆过吧。不理我,我还自在。
刘芸笑了:真的?
陈开珍笑了:死东西,男人一出门就花了。那个花花世界,真难说。
刘芸笑着:你可要管好了。
陈开珍也笑着说:你家的那位,给你来信了?
刘芸:二个月前来过一个电话,说找到工作了。
陈开珍:没寄钱过来?
刘芸:快了吧。他们在外地也不容易。安全就好,听说,南边净出事故,让人操心死了。
陈开珍:听说还拖着工资不发。
刘芸:就是的。
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大摞子信封,走到了木桌前。一屋子妇女全围过去。
中年男人从人群里挤着,走到了木桌边,大声道:别挤,都有的,都有的。
一个妇女叫着:刘经理,快发吧,我家里孩子还等着。
另一位妇女说道:刘经理,是不是增加工资了?
中年男人笑了:大伙先安静一下,这个月,大家做得都很好,加上服务收费标准提高了一些,公司的效益也好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这个月每人增加60元,当然,按惯例,没接工的休息半天。好了,我开始发放了。
妇女们一阵快乐的说笑声。
中年男人:好了,我先宣布,叫到一个,上来一个。
中年男人:刘巧儿560元,上来;
一个中年妇女从人群里走出来,上前拿着了一个信封,她掏出来仔细地点着。
中年男人:荆小红485块……刘芸580元……陈开珍560块……
刘芸高兴地接过信封来,熟练地一把掏出来,一张一张地点了起来。
刘芸把信封放在上衣内,她的脸上一片幸福的色泽。
陈开珍把脸凑了过来,小声问刘芸:你想到商场去吗?
刘芸摁了摁上衣,满足的眼神:嗯。

、商场,日,内。
商场人群如潮,进进出出的人群里,手提着大包小包,男男女女,有结伴的,有单个的。老人,孩子,噪声一片。
刘芸和陈开珍推开门,走了进来。
几个年轻人从她们的身边走过,年轻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
刘芸边走边问:开珍,你想买上什么?
陈开珍跟在刘芸的一边:先给老人们买件春天的衣服,天热了。你呢?
刘芸想了一会:给三个孩子一人一件新衣服,他们长个子了,以前的衣服穿短了。
陈开珍:让老二穿老大的,不就行了。
刘芸:你不知道,我家老二,俏着呢。光捡姐姐的旧衣服,老早就不高兴了。
陈开珍:咱们的孩子可不能像城里人那样惯。
刘芸:我家老二,经常演出节目,一个小姑娘老穿旧的,也委屈了她。
陈开珍:也是的,怪就怪咱们钱少。
刘芸:对了,开珍,我想过了,以后咱俩在一起,多做些工,才能生活好些。
陈开珍:我家那俩个孩子上学太贵了,每个月都要几百块钱的这费那费的。你家也是吧。
刘芸和陈开珍边走边说,走到了一个鲜花摊位,她们停住了脚步。
刘芸看着一片各色的鲜花,那片花开得很鲜艳,刘芸忍不住走上前,看了起来,接着又嗅了起来。
陈开珍也手捏着一枝康乃馨,仔细地看着。
一位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大姐,要吗?现在便宜了。
刘芸突然醒了过来似地,往后退了一步,对年轻女子说:先看看,先看看。开珍,走吧。
刘芸拉着陈开珍走了。
年轻女子冲着她俩招揽生意:大姐,需要什么,给你内部价,很便宜的。
刘芸回过头去,看了看那片鲜艳夺目的花,笑了笑。

4、刘芸家,日,内。
王小风头上拐着那枚发卡,向做作业的王小玲蹭了过来:姐,妈什么时候回来?
王小玲头也没抬:你肯定有事?
王小风:姐,老师说,明天我们班要代表学校,到市上演出。我想换件新的衣服。
王小玲有些生气地说:你的事真多,又是衣服,又是鞋子。咱妈挣钱容易吗?
王小风低着头:我给老师说,我不想去,老师不高兴。说我唱的好,能获奖。
王小玲:获奖又怎么了?不就给老师评职称加分。
王小风:爸刚才不是寄钱了吗?
王小玲生气地说:我说你咋这么兴奋,原来,你早打主意了。
王小风小声道:那,明天,我和老师说不去,行了吧。
王小玲:小风,你没见妈给人干活吧,那么高的楼,把身子伸出来,多危险呀。再说,小宝也快上小学了,那学费多贵呀。
王小风:姐,我看见过。真的,是给我同学家擦的。
王小玲充满同情地看着王小风:要不,你和老师说说,不去了行吧?
王小风低着头,泪水涌了上来,轻声道:嗯,姐,我听你的。
王小玲也伸出手来,搭在王小风的肩头:小风,我们这样的家庭,只有考上大学,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改变。你以后也要刻苦一些了,再说,小宝也快上学了,不定多少事。
王小风抬起头来:嗯。
王小宝走了过来,他伸出手把一块巧克力递了过来:大姐,二姐,你们也尝尝,可好吃了。
王小风先说:小宝,你吃吧,我和大姐都不喜欢。
王小宝不解:这么好吃,你们不喜欢?那妈妈一定喜欢,我给妈留着。
王小玲和王小风相互看了一眼。

5、商场,日,内。
刘芸和陈开珍一起在各个摊位上穿梭着,她们一会儿捏捏一件孩子的衣服,一会摸摸一件女人的衣服,衣摊上的女老板一件件地拿出来,她们一件件地在自己的身上比试着。
刘芸拿着一件孩子的衣服:老板,这件衣服能再便宜些吗?
女老板和气地说:大姐,这件是品牌,进价就很高,不能再便宜了,200块是最低的。
陈开珍对老板说:这样吧,我们先看看别的。
刘芸笑了笑,对老板说:一会我们再来。
一件童装摊位前,刘芸对一件男童装仔细地看了看,拿在手里摸了一会,然后放下。
陈开珍也上前摸了一会。
刘芸拉了一下陈开珍:咱们走吧。

6、街道边,日,外。
在街道边,有一片摆放衣服的摊位。几个商贩胳膊上搭着各种衣服,向一个个来往的人叫买着。
刘芸和陈开珍走了过来。
男商贩迎了上去,面带笑容:二位大姐,想要些什么?
刘芸:有没有孩子和老人的衣服?
男商贩笑容可掬:有,有,品种齐全,价格便宜。
陈开珍问道:价格怎么便宜法?
男商贩大声道:全是 0块以下的衣服,质量保证。
刘芸向陈开珍望了望,俩人心照不宣:能打几折。
男商贩为难道:最多打个二折吧。
陈开珍:好吧,我们先挑挑。
刘芸和陈开珍在摆满衣服的地摊子前蹲了下来。一件件地仔细地挑选着衣服。在她们的身边有十来个中年女人也在挑选着衣服,她们把挑出来的衣服拿在手里,和男商贩讨价还价。

7、刘芸家,日,内。
木桌上摆放了几个菜,木椅子已摆好,一大壶奶茶在厨房里呼呼地冒着热汽。
王小玲正在洗涮着菜板和锅。
王小风在做作业。王小宝手托着双腮,静静地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望着菜。
门响了,刘芸手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
王小宝猛然扑了过去:妈。
王小风走了过去,接过刘芸手里的东西:妈,咋买这么多东西。
王小玲也从厨房里伸出头来:妈,吃饭了。
刘芸把手伸到王小宝的头上:小宝,饿了吧?
王小宝从衣服掏出个纸包,打开,伸向刘芸:妈,你吃,可好吃了。
刘芸一楞:什么东西?
王小宝快乐地大声说:巧克力。
刘芸:你们几个过来,试试衣服。
王小风一听,忙打开手里提着的包,惊喜地叫了起来:姐,妈给你买了新衣服。
王小玲擦着手里的水珠,快步走了过来:妈,你发钱了?
刘芸笑着:这个月增加了工资。快试试吧,你们每人一件。
王小风手里拿着一件,正兴奋地在身上左转右看地比划着。
王小风:姐,我明天可以参加演出了。
王小玲笑着:好好表演,获大奖。
王小风笑着:我表示,一定!!
阳光照射过来,几个孩子的面孔红润润的。
刘芸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8、住宅小区,日,外。
小区内一片阳光明媚,小区的楼房漂亮而高耸,零零散散的男女,悠闲地在小区里的水泥小路上行走着。一阵微风吹过,一片才栽种不久的树,枝条在摇曳着。
一座高层的漂亮的洋楼,在小区内很时显眼。
在半空中,一间楼房的落地窗被打开,一位身着劳动服装的女人,慢慢地探出身子,接着又一位身着劳动服的女人也探出身子。

共 75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剧本主要讲述了刘芸独自带着三个孩子,为了孩子、为了家,她的丈夫外出南方打工,而她自己在家政做事。生活的艰辛和困苦并没有难倒刘芸,反而让她更深刻地领悟到:自己的三个孩子只有上学才是唯一改变命运的出路。于是,她用尽全力打工挣钱也要让三个孩子上学。好在三个孩子都非常懂事,特别是老大,利用自己优异的成绩,通过课外辅导其他学生功课,挣钱贴补家用。六岁的儿子贴心的帮劳累一天的母亲按摩。剧中提起曾经农村土地已被征收,不是盖房就是建厂,曾经的田园生活早已在时代发展中渐渐消失,这是时代发展的一个标志。剧本人物不多,但都具有一定代表性,刘芸的故事就是典型的励志故事,她的孩子们都非常懂事,这也印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凸出了新时代农村女性的新思想,意识到上学、知识的重要性,同时也彰显了父母的伟大无私。本剧本语言精练,人物刻画的典型立体,剧本的结构技巧运用娴熟老道。剧本结尾留白令人深思,也表达了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佳作力荐共赏,感恩赐稿!【编辑:叶华君】
1 楼 文友: 2017-06-2 10:51:46 个孩子上学需要学费,逼迫着她不得不去做家政,看到别人家里的生活,尤其是看到一些当官人家吃不完的食品,穿不完的好衣服,她落泪了,她用行动告诉孩子,只有上学一条出路,才能改变孩子们和她一家的命运。于是她把打工的钱全部用于孩子的学习上。不论发生了什么,刘芸总认为,她和孩子们的生活必须继续。 这段话给人无尽的深思。这个社会贫富悬差太大,为了改变贫困的现象,就要让孩子上学,通过学习知识来改变命运。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 0610
2 楼 文友: 2017-06-2 10:54:46 田园生活,在当今社会会渐渐消失,唯有在文字中才能寻找。曾经那些单纯的田园生活,日出而作如落而息的生活也许在时代的步伐中消失。无论生活在哪里,都要靠自己的劳动、能力和智慧才能得到。拜读老师佳作,期待您更多精彩!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 0610
 楼 文友: 2017-06-2 12:26:17 学习老师佳作,祝创作愉快。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4 楼 文友: 2017-06-2 12: 9:06 写的真好!真是我的榜样!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老年人健忘吃什么好
家庭老人常备药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哪种好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