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星月】喜宴上的歌者(散文)

2019-09-13 05:26: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家堂弟要结婚了!
二爹爹就七叔一个儿子,七叔也就堂弟一个宝贝疙瘩,两代单传,这在农村并不多见!可想而知,堂弟的婚礼对于七叔来说真算是人生头等大事了,特别是二爹爹在世时,家里一应大小事儿都是二爹爹说了算,七叔也恪守“父为子纲”从不过问家事。如今,老人也走了,自己自然而然成了一家之主,终于可以说得上话了。婚礼当然要办得头等风光、热闹,七叔可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自家亲戚自不用说,只要是沾点亲带点故的一应全接来,听说还请了演出乐队。
我是婚礼当天赶回老家的,在欢快的喇叭唢呐声中,与多年不见得亲戚们一个个见面寒暄问候,亲戚们有的面容依稀记得,而大部分人的容貌都已陌生得很,包括自己!离家多年,岁月流逝间,孩提时的童稚面容早已不在,容不得亲戚们不大呼“这丫头怎么变化这么大?!”
喜宴上,热闹的《百鸟朝凤》响彻整个村子,使得谈话也有点困难,于是,找来一条板凳,静静坐在一边,看大家喝酒、拉家常。
用木板简易搭建的舞台上,乐队卖力的演奏让热闹的气氛达到极致,露天里人们任由暖阳撒向自己,脸上是同喜宴氛围一致的欢乐表情。
乐队就设在七叔家的门口,有传统的喇叭、唢呐,也有西洋的架子鼓,电子琴,这样的中西合璧,虽有点滑稽但与整个喜宴很搭,在这样的场合中,混搭并不妨碍什么,这里要的就是热闹,品味道在其次。这里不需要高雅,要的只是宣泄,大半年土地上的劳累在热闹的歌声里被尽情释放,欢快的乐曲在麦田上空飘荡。
更让我差异的是,西洋乐队里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主唱,演唱的曲目既有城市最流行的歌曲,也有我们民族最经典的戏曲、民歌。看得出他们没受过什么专业训练,表演很粗糙,但是俩人都有一副清亮而高亢的好嗓子,唱起歌来也真是有模有样!一曲边唱边演的回娘家,唱的大人孩子捧腹。一曲终了,偶尔也会有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送上来一把野草,惹得人们又是一阵大笑。
“你的脚步流浪在天涯,我的思恋随你到远方……”歌者继续在他自己的歌声中陶醉着,没有灯光、舞美,也没有欢呼、掌声,更没有如痴如醉的狂热歌迷,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欣赏的表情在人们脸上也难寻。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喝酒、吃菜及戏弄新娘、新郎身上,并无暇顾及其他。而歌者也无所谓,他只是把唱喜宴作为自己谋生的一种手段。也许,他也热爱音乐,也许,他也渴望更大的舞台,但是,现在,对于这场婚宴来说,他只是过客,他要做的就是把歌曲唱完,然后点钞回去。所以,他并没有“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的怅惘!
突然的,心里泛起一丝怜悯。为这些红白喜事上的歌者。同样的歌者,他们和那些明星大腕自不能比,即使是和那些地铁站、广场街头的流浪歌手也还有所不同,流浪歌手们可以尽情弹唱自己的欢乐与悲伤,他们的歌声里有他们自己的才华和理想。而这些歌者,他们不行,他们只能随主家而唱,喜宴上,即使那天他们心情再糟也要欢乐歌唱。
唱了大半天的嗓音,听起来有点疲惫,欢快的歌曲里透着生的不易。
人生如歌,并不都是欢歌!
为了生存,生活永远都不可能完美。
流行歌曲唱罢,又该是喇叭、唢呐粉墨登场了!两个歌者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会了。而那个刚才还又跳又扭极力调动气氛的男歌者,好像一下子换了个人。他从婚宴桌上拿来一瓶啤酒,坐在我身旁条凳上,用牙咬开瓶盖,仰脖一饮而尽,然后拿着空空的酒瓶,看着人们嬉笑打闹追赶着新郎,脸上满是和婚宴气氛不符的落寞。也许,看着一脸喜气的新郎,他想起了他那套挂在老家满是灰尘的西装,也曾经和新郎身上的一样帅气笔挺。
“有点累吧?”我又递给他一瓶啤酒。
“还行,习惯了。”他接过瓶子。“年轻时心气儿高,不想待在家里种地,村里差不多的小伙伴们也都出来了,自己没读过几年书,也不会啥,在外工作也不好找,只有靠这把嗓子了。”
歌者说着,眼光望向不远处满田地的麦子:“如今,父母老了,地也快种不动了,孩子还在读小学,打算再干个两年,就回去了。”
歌者又灌了半瓶啤酒:“以前在家帮父亲种地,那个劳累让自己对土地有种深深的憎恨。漂了这么多年,走了很多地方,现在,反而越来越怀念家里那几块地了。”
说话间,他的一个同伴走过来,俩人又聊起了明天邻村另一场婚礼。
歌者的一句“怀念”,让心头一震。为他那如今在很多人身上已经不再具有的土地情结。而刚才的那一丝怜悯早已不在,有的只是对歌者的敬意。
如今土地上年轻的一代,都在想着法子离开,他们或努力读书,考上大学,在城里就业;或外出创业,辛苦打拼,在城市积累财富,留下老一辈对土地不离不弃的坚守着,而进了城的一代,根本无法理解父辈们对赖以生存的土地的情结,也无法理解他们对自己生活的土地的敬畏,他们扬一扬手,没有一丝留恋的与家乡告别。
年轻的一代,与土地越来越疏远。
他们压根没想过“回去”,当然,他们更不会有什么“怀念”!
欢歌尚未唱尽,欢宴仍在继续。
我在帮忙的同家族人们收拾满桌残羹剩饭,并准备下一茬酒席时离开了。
坐上车子,歌声仍然远远的传来,是那个男歌者一人分饰两角在反串:“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
也许,此时,歌者正在想他的儿,他的妻,还有他的麦地。
不管城市生活怎样,我知道,那乡土的厚度早已覆盖了歌者的灵魂。
低头看地,潮湿而柔软的土地就在脚下,扑鼻而来的是泥土的清香!

共 209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喜宴上的歌者,题目给人一种欢乐的感觉,在大家的感知中,喜宴,就是欢乐幸福的代名词,作者在开头写空前盛大的婚宴规模,营造了轻松的气氛,却在后来描写到歌者的时候,通过报告描写的方法,衬托出歌者的可悲可叹,只是为生计奔波,歌声里没有灵魂,没有喜悦,有的只有绩效工资,是歌者的悲叹,也是社会上很多这样人的悲叹,有多少人是在没有灵魂的歌唱自己枯燥的生命。题目双关,结尾扣题,言简意赅,不失为一篇好的散文,而且其中的年华流转,物是人非,以及对家乡的思慕留恋更是触动人心柔软的角落。【编辑:云摇】
1 楼 文友: 2015-04-14 1 :15:50 感谢你的投稿,祝您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5-04-14 1 :16:52 您的文章简短但内容深刻,引人深思,是一篇好文章,希望您再接再厉。
 楼 文友: 2015-04-14 1 :17:15 感谢您来星月投稿。
4 楼 文友: 2015-04-14 15:17: 6 年轻一代日渐淡化的故土情结,有了歌者的想回归,也算是给了我们一种慰籍,麦田将不再哭泣!
5 楼 文友: 2015-04-15 10:50:02 情真意切,很接地气,道出了麦田守望者的心声。欣赏美文,问候蔷薇!小孩小便黄
小孩小便黄
孩子上火怎么办
又拉稀又吐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