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证道诸天 第十四章 云中鹤死

2019-10-12 20:1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证道诸天 第十四章 云中鹤死

段延庆一出手,钟万仇便默默退到了甘宝宝身边。他不是笨蛋,孟凡挥手间破去段延庆的指力,他便知晓其中厉害,当下不敢再强行出头,只等段延庆主持大局。

此时此刻,孟凡看着段延庆,心中想的却是对方的过往。说实话,他对段延庆倒是有些佩服,在那等遭遇下,还能练就这一身武功,放在前世,妥妥的行走的正能量啊。

当然,也不排除是那股仇恨在支撑着他。

思及至此,孟凡暗暗决定,若是段延庆识相,听他劝说就此隐退江湖,今日便饶他一命。这般想着,他便准备开口。

不料,就在此时,身旁的木婉清突然抬起手臂,唰唰唰朝着前方射出三根袖箭。

袖箭去势极快,目标正是云中鹤。若是普通人,必然难以闪躲,但对云中鹤而言,简直不值一提,只见他手臂一挥,三支袖箭便被手中钢杖打落在地。

木婉清冷哼一声,眸中怒火更甚,当下一抖手臂,再次射出三支袖箭。

云中鹤嘿嘿一笑,同时挥动钢杖,又轻而易举地将袖箭尽数打落。

木婉清见状,没有再出手,而是扭头瞥了一眼孟凡。

孟凡皱着眉头,冷眼盯着云中鹤,不用猜也知道,这厮刚刚定然色眯眯地瞧了木婉清。

这厮与田伯光相比,二人虽然都是淫贼,但后者至少还有一点闪光点,而云中鹤却是一文不值,今日既然遇见,正好顺手剪除。

一念至此,孟凡冷哼道:“狗改不了吃屎!”说着,屈指一弹,一股劲力直射云中鹤的眉心。

当下,云中鹤神色大变,他完全没有料到,自己只不过是看了那蒙面女子几眼,竟然就招来了孟凡的杀意。看着极速射来的指力,他来不及后悔,双脚猛蹬,朝着一旁躲去。

然而,他这边刚一动,孟凡又弹出一股指力,这道指力的方向正是他闪躲之处,此刻看来,他就像是朝着指力撞去一般。

见此一幕,他心中一凉,直道小命就要不保。不料,就在这时,一根拐杖忽地横在身前,正挡住指力的去路。

段延庆出手了,他虽然恼恨云中鹤不分场合、胡乱树敌,但倒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死。

下一刻,指力击中拐杖,突然,段延庆脸色大变,只见他手臂一颤,拐杖猛地向后一扬,重重鞭打在云中鹤的胸口。

他心中惊骇,双眼不敢置信地望着孟凡,刚刚那股指劲的威力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仿佛被一柄万斤铁锤击中,他虎口隐隐作痛,拐杖险些拿捏不住。

云中鹤“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旋即,一脸惊骇地望着孟凡,一道指力便有如此威力,简直无法想象,若不是段延庆还在,他早就转身逃走了。

一旁,段正淳等人倒是没有太过惊讶,孟凡连吸星大-法这等武功都能够随意传给段誉,自身武功绝对深不可测,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天下还有可以媲美他们段氏一阳指的指功。

木婉清心中也十分震惊,不过,在这份震惊中,还有一丝甜蜜,孟凡能够这般维护她,让她十分高兴。

倒是刀白凤,心中十分不安,木婉清的袖箭她一眼就认了出来,眼下正暗暗思索着对方的来意,除此之外,段延庆的出现也让她异常紧张。

对面,段延庆深吸一口气,低沉道:“不过是看了两眼,阁下就要杀人,这未免太过霸道了吧?”

孟凡哈哈大笑,“霸道?四大恶人竟然跟我说霸道,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说到这,孟凡突然目光一凝,冷笑道:“既然你们说我霸道,那今日我就霸道一次给你们看看。”

言罢,孟凡双掌猛地一推,正是一招“双龙取水”。他懒得多费时间,故而一出手便是十成功力,当下龙吟阵阵,两道掌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碾压了过去。

段延庆倒是听叶二娘等人说过,知道孟凡也会降龙十八掌,故而也不吃惊,只是,那雄浑掌力实在教人惊骇,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二娘等人确实没有骗他。

当下,段延庆紧握拐杖,猛地朝着地面一划,七八块青石板顿时掀翻而起,挡在掌力前方。

旋即,只听“砰”的一声,碎石迸溅,无数石块如同子弹一般朝着段延庆等人急射而去。

段延庆拐杖连点,将身前石子一一击落,叶二娘双刀舞的风雨不透,如同两张盾牌,一左一右护住全身要害。岳老三虽然不够灵活,但仗着皮糙肉厚,倒也勉强挡住了石子。

趁此时机,孟凡双手同时曲指一弹,两股指劲划过半空,一道射向云中鹤的颈脖,另一道直取叶二娘的丹田气海。

这两股指力乃是玄冥真气所化的阴柔之力,无声无息,直到身前时,二人才察觉。奈何云中鹤重伤在身,闪躲不及,当场就被击穿颈脖死去。

叶二娘虽然极力闪躲,但仍旧被指力扫中大腿,一时间,血肉飞溅,大腿外侧赫然露出一条深可见骨的沟壑。

见此一幕,段延庆哪里还敢停留,当即大喝:“走!”说着,纵身而起。

钟万仇一家三口因为离的较远,倒没有被石子击伤,此刻一听段延庆之语,夫妇二人一左一右挽住钟灵手臂,飞身跃起。

那岳老三虽然一直与叶二娘争夺第二的位置,但关键时刻,竟然没有独自逃走,反而一把抗起了叶二娘。

然而,钟万仇一家三口逃也就逃了,四大恶人孟凡怎会放过,当下一声大喝:“哪里走!”

喝声响起之时,孟凡双手朝着虚空一抓,龙吟声中,一股无形劲力凭空生出

,裹住段延庆三人,将三人尽数扯下了围墙。

“擒龙手!”段正明失声惊呼,孟凡会使降龙十八掌已经让他足够震惊了,没想到还会这等失传百年的绝学。

段延庆自知难以逃离,当下转过身,神色复杂地望着孟凡,沉声道:“我等与阁下似乎无仇无怨,阁下为何三番四次与我过不去?”

“无怨无仇?”孟凡嘴角一撇,不在意道:“除恶扬善,这个理由够不够?”

段延庆闻言,顿时哑然无语。

上个礼拜有点急事,没时间更新,这个星期尽量补上。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电话号
有人在南京京科医院治好吗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电话是多少
到南京京科医院怎么坐车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的电话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