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飘渺凡仙 第五十五章 百毒血尸

2019-10-12 21:2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飘渺凡仙 第五十五章 百毒血尸

马云这边紧张疗伤救人之时,侥幸逃得性命的东方雨虹,正战战兢兢的站在柳士余的马车外。

“这么说来,你们七人去偷袭,其余六人都死了,只有你一人逃了回来。”柳士余愤怒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

“回禀大帅,奴家拼死逃得性命,就是为了告知大帅,前几日我们围攻逃走的贼人,正是那雄安寨的贼首,此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轻易斩杀高级武者,武功之高难以想象,要不是十分年轻,奴家甚至怀疑他已经到了先天之境。”东方雨虹凄婉的说道。

“先天之境,怎么可能,先天高手何等稀少,怎会出现这荒僻贼寨之中。”

“我们七人联手都不是那人的对手,奴家只能如此猜测了。”

马车内的柳士余不再做声,良久之后才缓声说道:“既然如此,还请东方仙子进入马车,我有事情与仙子详商。”

东方雨虹面色变了几变,最终换成一副笑脸,轻身进入了马车。不久后马车轻微抖动起来,传出了阵阵淫靡之声。

柳士余的大军,轮番攻击山道,直到天黑,也仅仅前进了几十米,相对于近两百米的山道,后面每进一步都更加吃力。暴露在山道中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受到攻击。一日下来,死伤士兵超过了五百人。

“大帅,这样下去,只怕粮草用尽之前,是难以攻下贼寨了。”姚刚满脸愁容。

“此番是真低估了贼寇,没想到贼人中竟然有那等高手,七位先天高手也不能敌。”柳士余叹了口气。

“大帅莫非有退兵之意,只怕鲁王怪罪下来,你我都担当不起啊!”

“是啊,就算王爷不怪罪,你我也再无面目立足于人前,因此必须攻下贼寨。”

“只是如今用完了手段,大帅可还有别的办法?”

“姚帅请看!”只见柳士余站了起来,走到身后紧贴马车壁用来休息的床前,将上面的东西卷到一旁,露出了下面黑色的铁板。

柳士余在铁板上按了几下,铁板竟然缓缓的从中间分开,露出了一个装满墨绿色液体的池子,池子上面还飘着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黑面虬须,正是此前被马云当作兵器抡了一刻钟的高勇。此时的高勇赤身裸体,表情呆滞,双目无神,身上爬满了红色的水蛭,一动不动,似乎死去一般。

姚刚看到池子里的情形,大惊失色,颤声说道:“大帅此举是何意?”

“高将军跟随我多年,忠心耿耿,此番受此重伤,我这是在为他疗伤

。”

“原来如此。”姚刚面带疑虑的点了点头。

“这百毒水,能够激发身体潜力,不惧疼痛,同时使人变成百毒之体,时刻散发百毒之气。今夜我就让他冲上贼寨,毒杀贼人。只是才浸泡了短短几日,还需姚帅相助一臂之力。”柳士余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

“此话何意?”姚刚也听出了柳士余语气不对,戒备的看着他。

“姚帅功力果然深厚,在百毒之气下,竟然坚持了这么久。如此成功的机会就更大了。”柳士余笑着称赞道。

“什么百毒之气….”姚刚刚说到此处,突然面色大变,一手捂在胸口,一手指着柳士余,嘴唇微微颤动,却说不出话来,随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姚帅对不住了,本想借用那几个江湖草莽的身体,谁曾想那些废物都被留在了山上,只好借你身体一用了。”

说完,柳士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红色小木盒,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根晶莹如玉的骨头。柳士余面色阴晴不定的盯着骨头看了许久,最终不舍的拿起了骨头,咬破了手指,将一滴血滴在了骨头上。

血落在骨头上一没而入,如玉般的骨头中间多了一条血丝。随后将骨头狠狠插入到姚刚的胸口。昏迷不醒的姚刚身体猛地抖了一下,片刻后站了起来,双眼赤红,面目狰狞,胸口却无一丝血流出,那骨头也消失不见。

柳士余对于姚刚的异变似乎早有预料,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从怀中又拿出一个黑色小瓶,走到水池面前,低下身子将一颗米粒大小的墨绿色药丸倒在了高勇的口中。只见原本密密麻麻的水蛭纷纷从高勇身上爬回了水中,片刻后,浮在水面上的高勇低吼一声,“哗啦”一下从池水中坐了起来。此时的他浑身墨绿色,双目则变成了一片灰白之色。

“没想到一个小小贼寨,竟逼得本帅使出秘密手段,只要将那人杀死,将他练成百毒血尸,也不枉本帅用掉一番心血。”

一个时辰后,柳士余的大军撤退了,留下了满地尸体。两个奇怪的人影出现在了山脚下。其中一人身形高大,身穿赤色铠甲,面带银色面具,手持狼牙棒;另外一人身形略瘦,身穿金色铠甲,带着红色面具,手中握着一把方天长戟。

随着一声长啸响起,站立不动的二人身形猛地一颤,也仰天发出了长啸,举起武器向山道冲了上去。两人没冲多远,就被巨石堵住了道路,两人一跃而起两丈高,竟然跃过了巨石。

瞬间几十只利箭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两人对飞来的利箭熟视无睹,反倒加速冲向了利箭发射之处。两人身上的盔甲十分坚韧,普通箭矢射上去纷纷跌落地面,只有黑铁箭勉强穿过了盔甲,扎在两人身上。两人身中数支黑铁箭,其中一支利箭甚至透过银色面具射在了脸上,就这样身形也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瞬间就冲到了弓箭手藏身之处,惨叫声不停响起。

“妖怪啊,快通知寨主!”就听一片密集的锣声响起,逐渐传递到了山寨中。

此时的马云正在聚义洞内打坐恢复神秘能量,早上的大战以及后来的疗伤让他将那神秘能量消耗一空,用了一下午时间,刚刚恢复一小部分。那锣声是约定好的信号,如果有十分厉害的高手强行闯山,就以敲锣为信号。

在马云看来,即使是一般的高级武者,面对密集的箭矢,也很难冲上山来,毕竟箭矢是从四面八方射来,除了后退,别无它路。听锣声如此紧急,看来闯山之人实力非凡。

马云顾不得回复能量,起身拿起白天缴获的长枪向着寨门处飞奔而去,那长枪用起来十分顺手,就带在了身边。只见两道人影在山道两旁忽隐忽现,所过之处不停有惨叫声传来。突然另外一道身影出现,拦住了其中一个身影,只是那道身影只闪动了几下,就倒在了地上。

“童大哥!”那道身影马云岂能不认识,正是童冠山。秦明已经身受重伤,这童冠山如果再出意外,那雄安寨就无人可用了,马云提起长枪急忙冲了过去。

“这不是前几日遇到的两名敌将,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了。”马云从盔甲和兵器上,一眼就认出了高勇和姚刚。

“那赤焰将军,被我摔打如此之久,怎会安然无恙。他的脸上插的不是黑铁箭吗!怎么还有一种古怪的气味?”马云虽然心惊,但来不及多想,一枪向着高勇刺了过去。

高勇此刻正单手举起一名士兵,背朝着他,不知如何竟感觉到了危险,将那士兵向着马云径直丢了过去,马云只好把长枪压低,单手接住了那士兵,来不及查看,就放在了地上,长枪继续向着高勇刺去。高勇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挥着狼牙棒砸了过去。

马云心内暗喜,手中长枪卷起枪花,避过了狼牙棒,刺向高勇的腹部。这一枪用了少量的神秘能量,赤焰铠稍微抵挡就穿了过去,刺穿了高勇的腹部,顺手就将长枪收了回来。

但是当看到狼牙棒上的力道丝毫没有减少,马上就要砸到他身上的时候,马云心中的喜悦消失了,急忙闪身跳到远处,盯着高勇仔细打量起来。

“面上中了黑铁箭,腹部被长枪刺穿,此人却似乎没有感觉,难道是不死之身,行尸走肉?看来只能将此人头颅斩下了!”就在他计议的片刻功夫,突然觉得气血凝滞,头脑昏沉。

“不好,怎么又中毒了,莫非是那古怪的气味。”当马云觉察到中毒,想要掏出万灵丹解毒的时候,高勇已经冲到身前,他只好将剩余的力量全部使出,举起长枪奋力的刺向了高勇的喉咙,自己则向后一滚,避开了头顶的狼牙棒。

狼牙棒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乱石纷飞。长枪则如愿以偿刺穿了高勇的喉咙。高勇嘶吼一声,伸手将长枪从脖子上抽了出来,一手长枪一手狼牙棒,向着马云攻了过去。

马云与高勇激战的功夫,姚刚挥动长戟,快杀到了寨门口。

“这雄安寨难道要被攻陷了吗?”看着杀不死的高勇,感受着体内的空空如也的神秘能量以及正在慢慢加重的毒性,马云绝望了,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可以逃走,但是这寨内几百条性命,恐怕就要惨遭毒手了。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是就这样抛弃数百生命,他马云做不到。

“毒!行尸!阴阳尸毒!”绝望中的马云突然想起了能恢复神秘能量的阴阳尸毒,忍不住发出大喝一声,起身快速逃向山寨,寻到一个暗哨的藏身处,钻了进去。

一钻入洞内,立刻将那阴阳尸毒拿了出来,倒在掌心,随后丹田传来钻心的疼痛,马云昏了过去,不过片刻后就醒了过来,体内的阴阳尸毒已经消失,神秘能量恢复了一小部分。又接连倒了几次,体内的神秘能量恢复小半之多。

听着外面接连不断的惨叫声,马云心急如焚,急忙又服用一颗万灵丹,体内的不适才稍微好转。也顾不得那么多,钻出石洞。

高勇在失去目标之后,狂吼几声之后就冲向了寨门,和姚刚一起大开杀戒。马云捡起地上的一把黑铁长刀,面露疯狂的冲了上去!

葫芦岛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韶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周口治疗阴道炎方法
葫芦岛好的癫痫病医院
韶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