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韩娱之命运的轮回 第1009章交换

2020-01-17 03:5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韩娱之命运的轮回 第1009章交换

正如前面说到的,金喜善与林在熙没什么可交流的,从king这里出来就回到酒店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到了此时,刚刚洗漱完毕的她,正穿着睡衣思考着,就听见房门被叩响了。

“振武哥!”从窥孔中看到的竟然只是穿了一条泳裤的king,金喜善可大为惊讶,是什么事情会令king这么惊慌,还跑到自己这里来呢?要知道,他现在这种形象,如果被有心人看到,那有可能会变成了不得的绯闻呢。

下意识地,金喜善赶忙打开了门,将king迎了进来,“振武哥,你怎么了?”她浑然没有感觉到king现在的装束,加上她自己穿着的睡衣是那么的**,就仿佛他们两个这样相对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常到连脸红也不会出现的地步了。

“喜善,你跟林在熙之间是怎么回事?”king的声音很低沉。

听到他终于问起这个问题,金喜善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是的,我们是在,准备交往。”金喜善终没能说出“我们正在交往。”这几个字,而是用上了“准备”。

“那就停止那种聊的举动吧,”king说道,“喜善你的想法完都是错误的,想让我帮林在熙摆脱什么压制?这对于林在熙来说,就算是懦夫的行为,对于你来说,是利用了自己的感情,对于我,也是在利用我的感情,这个你明白吗?”

金喜善突然感到了限委屈,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说道,“振武哥,你总不至于是跑着来的吧?”

king根本没有意识到金喜善会提出这个问题,他很少有激动的时候,而现在就是那种极少的情形,“我确实是跑着来的,听到这个消息,我不能不跑着来。可我怎么来,跟解决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关系吧?”

“那还是有一点关系的,”金喜善说的很慢,“你记得吗?上次我曾经问过振武哥,能不能帮助林在熙,振武哥的回答是理念不和,不会予以庇护的。”

“那是当然,”king说道,“他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本来就不应该受到庇护。而且如果他真的拿我当作目标,应该知道,庇护是绝对不会选择的手段。”

“是啊,振武哥你说的不错,你忘了,提出交往的本来就不是他。”

“喜善,”king沉声说道,“不说那个了,如果你对林在熙真的有感情,哪怕是因为我而对他产生的感情,那都没什么,我会祝福你们,也会帮着解决一些问题,可是,两个。你真的以为林在熙在受着龙阁的压迫需要我帮他抵挡吗?你真的认为那个黄伊是借着龙阁的势来压制林在熙的吗?那根本就是假象,我只是没有兴趣揭穿罢了。”

“那没有区别啊,其实我已经知道他爱的不是我了,应该是林允儿那个丫头,对吧?她也好,黄伊也好,我都觉得所谓了。”

“喜善,你怎么可以这样?”king说道。

“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金喜善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我知道振武哥的意思,是要我忠于自己的感情。可是我的感情早就给出去了,就是给了振武哥你,再也收不回来了。既然没有了,那遵从家族的安排也没什么不可以。振武哥也是大家族出来的,在这种婚姻当中,没有感情的多了去了,而且,在这种婚姻之下,他有自己的**不也很正常吗?”

king当然清楚这是事实,可是这种事情仿佛应该离他很远,跟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才对,他已经不再是那种环境之下了,怎么可能容忍身边的女子处于一种没有感情的婚姻之下呢,而且,他自己还要是诱因。

可是另一方面,金喜善想得到的,他又没办法给予啊,“喜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突然冷静了下来,“我只能说,你这么做我很不喜欢。”

金喜善的心情突然柔和了,“这么说,在振武哥眼中,我跟其他人还是有区别的了,至少你会因此而不喜欢。”

“那当然,”king说道,“喜善怎么是什么其他人可比的?在我心目当中,始终会留下一个位置,尽管那不是爱情。”

“我对振武哥的要求早就不是爱情了,”金喜善说道,“只是欲情,是的,说得难听点就是欲情,就是拍摄天地人所感受到的那种欲情,现在的我可能已经疯了,脑子里想的就是要得到,并不是拥有。”

king从来没有以势压人的习惯,就算是要让别人跟随他的意愿做事也是遵从利益守恒原则,诱之以利,让对方很乐意地跟随自己的意愿。不过,这次,情况大为不同了,金喜善能接受什么样的利?这个利就是king本人,这是能够给予对方的吗?

另外一方面,女子之于男子的**为高贵绝美、热情奔放,金喜善疑是属于前者的,可是从她口中说出了追求欲情的语言,那就相当于前后者挂钩,这样**力加高。这对于king,带来的倒不是**,而是法拒绝,一个原本高贵绝美的人说出了这样的话,相当于一位美女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拒绝她比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强暴带来的羞辱还要大一万倍。

“这件事情喜善要考虑清楚,”king只好说道,“我想应该有好的解决方法。这样吧,天地人拍摄之后林在熙将到明珠去一段时间,我也建议喜善接受龙爷的邀请,参加神话的拍摄,这样,大家都能冷静一下,而喜善,你也不会受到大的压力,怎么样?”

“我同意,”金喜善的面色已经多云转晴了,她本来就没打算跟林在熙这么有什么进展,king这样的态度正是她求之不得的,“可是,振武哥,你是不是也考虑一下我的想法?”

“嗯。”king用了清不可闻的一个字回答之后就走出了门口,消失不见了,他实在没有办法再度拒绝这位红颜的要求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嗯”让金喜善像个小女孩一样跳了起来,她乐滋滋地转过头去,走向自己的**,今天应该可以做个美梦吧?正在这个时候,门又被叩响了。

难道是king去而复返?真的会有这样的惊喜吗?金喜善迅速打开了门,一个她不想看到的面孔出现在了那里。

“林在熙?”她的面色顿时变了,“怎么会是你?”

“很失望吗?我的爱人,”林在熙又露出了那令金喜善为憎恶的“俊美”笑容,“不是king,对吧?他没有去而复返。”

“你,你怎么知道?”金喜善惊道,要说别的什么人,像king那么突兀地出现在酒店,那肯定早就被发现了,但那个是king啊,她丝毫不会认为有人会注意到了他,这里面当然包括了这个林在熙。

“喜善,”林在熙笑道,“在这个世界上,要说对king了解的人肯定不是你,不是黑金家族的任何一个人,甚至也不是那个李孝利,而应该是我。我从苏醒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命运跟他是紧密相连的,而他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地显露在我的眼前。”

“苏醒?”金喜善对这个措辞有些疑惑。

“哦,我失言了,”林在熙说道,“喜善可以理解为出生,有些事情是冥冥中注定的,就像king与喜善你的关系一样。”

(king实际上没有办法说服金喜善,只好将问题延后解决了,只不过类似的问题他似乎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他真的是万能的吗?)

西安碑林医院预约
武汉博仕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安庆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贵阳有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深圳比较好的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