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阴阳冰蛊师 第一百六十章 上、中、下,三策

2019-10-12 21:4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冰蛊师 第一百六十章 上、中、下,三策

“西口会长,您这样做是为什么呢?”此情此景之下,以宫崎家的脑力,也确实是想不明白。

不禁是宫崎家,楚文也有些看不明白这个西口住吉到底是几个意思。

“哦?那请宫崎先生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现阶段,跟我们竞争毒品经营权的对手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用考虑,宫崎家张嘴就来:“那自然是山口组和稻川会。”

西口住吉点了点头,又问:“那你觉得,这次的劫船事件,会是什么人干的呢?”

这个问题,可就有一定的难度了,宫崎家斟酌了一下言辞,缓缓地说道:“按理说,海上走私一直都是太极会的经营项目,他们的海上力量最强。

但是现在的太极会,已经被警视厅监控得动弹不得,而且据我们在山口组的内线传回来的消息,太极会的会长马帅和几个高层头领,都遭遇到了川雄康城的海上伏击,被轰成了渣渣儿。

这样一来,太极会也就被排除了。

所以,据我个人判断:海上劫船事件,应该就是山口组,或者是山口组和稻川会联合干的。

单独一个稻川会,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手笔。”

“好

!宫崎先生分析得透彻。

我们再回过头来分析这次走私军火的协议,协议书上明明写着从乌克兰一直到我国海域边界,包括公海海域全都是由乌克兰军方进行护送。

船只现在所处的海域,就是在我国海域边界的外侧,属于公海范围,就在乌克兰军方保护的范围之内。

这个范围之内,发生了劫船事件,船只被乌克兰军方击沉,我们的损失乌克兰军方是不是得赔偿?

退一步讲,就算他们不赔偿,是不是也是欠我们一个人情?

既然欠我们一个人情,我们要求获取他们军火走私的独家经营权,是不是也就是正当的了?

掌握了军火,在以后和山口组的毒品之争当中,我们就会处于不败之地。

宫崎先生,你觉得我们这个船是炸,还是不炸?”

此时的宫崎家,已经对西口住吉佩服得五体投地,马屁赶紧奉上:“会长的策略,宫崎家万万不及,用一艘船来换取军火的独家经营权,我们还是赚了。

我赶紧得联系一下保险公司,提高保险额度,我们还能多获得一些保险赔偿金。哈哈……”说完,自以为得计的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这里,楚文也就把天眼收了回来,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计划,那么就要应该考虑怎么应对的问题。

这时的马帅正看着雷达屏幕说道:“楚副会长的预感没有错,现在有两艘舰船正分左右向我们驶来。

大概再有二十分钟左右,就会进入炮火射程之内。”

“我们再给西口住吉通,让他们的舰艇停止前进,否则我们就开始杀人质,先杀那个冈村嘉尚。”阳光小马哥的这番话,倒是说得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先等等。”这时候,楚文说话了:“不用给西口住吉通了,他们的计划是这样的……”

楚文把西口住吉和宫崎家的如意算盘,和盘托出。

“嘶!……”听了楚文的讲述以后,马帅兄弟全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好一条先伤己、再伤人的毒计。

“但楚副会长,他们的计划,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我不是怀疑副会长,就是感到好奇。”阳光小马哥问楚文,他问的这个问题,也同样是马帅好奇的问题。

楚文笑了,反问道:“你知道中国的易经八卦吗?”

“就是能掐会算的那种学问?”看来阳光小马哥还真的是知道。

楚文点点头:“你说得对!但这不是重要的,迫在眉睫的事情是我们应该怎么办?”

“是啊!大帅,怎么办?”阳光小马哥焦虑的目光,望着马帅!

马帅苦笑了一下,他心里非常清楚,西口住吉的这条毒计无解!

这条毒计,毒就毒在你就算明白他的计划,但你仍然是无计可施。

马帅毕竟也是统帅一方的领袖人物,他没有回答阳光小马哥的问题,而是走到了楚文的面前,握住了楚文的双手:“楚副会长,虽然你我兄弟相识日短,但我们却是相见恨晚。

今日我们的行动失败了,其错完全在我,是我对形式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致使所有兄弟深入险地。其他的话我也不说了,你带着你的人离开吧!”

“算了吧!大帅,现在还没有到最后的关头。我记得有一个人曾经说过一段话,意思是说:所有事情的结局,都是美好的;现在之所以还不够好,就是因为还没有到最后的结局。

我现在还是太极会的副会长,我这里有上、中、下三策,大帅你听一听。”

“什么,楚副会长有办法?还是上、中、下三策?快说、快说。”阳光小马哥一听楚文有办法,他激动得声音都变调了!一个劲儿地催着楚文快点儿说。

马帅也是在激动的同时,非常地好奇,他也想好好听听楚文的三策,是哪三策?

“我们先来说下策,这下策就是我们拿起武器,跟对方轰轰烈烈地干上一场,然后被乌克兰的远洋炮艇消灭完了事。

中策就是大家跳入水中,我用来时的方法召唤来一些大型的海洋动物,驼载着我们离去,缴获的战利品什么的就别想着带了,就当我们来洗个海水浴,啥事儿也没干。但最起码,我可以保证兄弟们的人身安全。

上策就是我们既能够扬长而去,又能够粉碎住吉会的计划,达到我们此行的目的。

但是这一点很难,我也没有把握,但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试了,我们就有机会;如果不去试,我们就一点儿的机会都没有。”

“好!楚副会长,需要我们怎么做?”马帅兴奋地说。

“我需要时间。一会儿,住吉会的人就会打来,大帅你想办法跟他们拖时间,其他的事情,我来做。”

其实,楚文从得知了西口住吉的计划以后,他就在想一个办法——借兵。

宿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北京治疗男科费用
济宁好的牛皮癣医院
宿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北京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