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一梦千里,君影何处寻?

2019-09-13 04:57: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呼啸的北风缠绕在空寂的石山上,我徒步攀行着……
身后是无尽的荒芜之路,眼前是怪石嶙峋的山。黑色的石头跌错交织,偶尔几簇野草干枯的浮动。我穿着一袭灰南色的风衣,整个人仿佛都要埋在这样的荒芜里。
这是什么地方?似曾相识却又未曾来过。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自己并不知晓。身处在这片连飞鸟都不曾望见的地方,灰色的天空似乎要将我吞噬殆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我必须走出这里。
没有一丝的惶恐,亦没有一丝的绝望。有的只是不断朝前的动力,因为我喜欢这样暗黑绝望的荒芜,它能证明我生的契机。
走啊,走啊……
始终是一样的景色。不变的风。
天空越来越暗淡,山上也越来越寂静,或者说它始终如此寂静,我只听得见自己脚下的石头被踩在鞋底的声音。光秃秃的黑色石头,黑色的山丘,延绵不绝,无边无际。
看来,我必须找个地方休息,走了一天的路,我感到身体的能耗已经到了极限。没有钟表,没有阳光,连时间也显得漫长。或许,我走的时间根本不止一天吧?在这个空间,这片荒芜中。
天,终于暗了下来。我顿了顿脚步,在一处倚着大石的拐角处找了个避风的地方。低头,我看到了惊喜。我居然还带着包,带着我平时工作的包。惊喜之余,我慌乱的翻开。什么都在啊!希望一下子点燃了。或许,这是万圣节大家在跟我开的玩笑吧?
里面有平时带的文件合同,有笔和纸,还有……哦,天啊,还有我的手机。我忍不住欢呼起来。我试图拨通朋友的电话,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信号。算了,这样的地方就算我告知外界,或许也未必会被找到,我有这样的预感。
天黑风高秋意寒,我只穿着风衣却也挡不住也夜幕降临之后呼啸的严寒。蜷缩在石后,我有点耐不住了。胡乱的在包里翻腾,居然还找到了前阵子住旅馆时旅馆 送我的一盒火柴。此时的天虽然已经模糊了,却也还略微看得清周遭。我在周围找来些枯草,就着我包里的一些废纸合同,还有一包零食的空袋子一起点着,勉强燃了一团火。
我将风衣脱下来罩在身上,连头也罩了个严实,心里祈祷着自己赶紧睡着。毕竟这火支撑不了多久,不乘机睡着,一会火灭了,天完全黑下来,这狼嚎一样的风和满山的黑石头不把我冻死也把我吓死了。胆子再大,我也没一个人在这也没人烟的地方露宿过。
或许是太冷了,也可能是太乏了,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隐约中,我感觉到什么东西在我周遭喘着粗气,不像人,倒像是动物。我没有动,也没有扯开罩在周身上的衣服。透过衣服的缝隙,我看到了让我惊悚的东西——红色眼睛的狼。
光看着红点就知道不止一只了。听这喘气的声音,倒不像是小的。虽然没见过真狼,可见了还是有几分怯意,毕竟这是吃人的东西。我一个人就算是个汉子,也对付不了这么多的狼呀,还是红眼的。
难怪这里这么荒芜,感觉没有人烟,估计是狼群居的地方吧。现在倒是不敢妄动,怕惊了它们伤到自己。恰好我罩着一件灰南色的外套也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就算闻味道,我刚烧了一些零食的袋子闻起来焦臭不堪,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我是个什么。
冷静下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找光源。潜意识里好像记得以前外公说过。但是我要到哪里去找呀?火已经灭了,我又不敢轻举妄动。看着那些红眼睛越来越近,我的心都揪在一起不敢出气了。
找光源。找光源?忽然眼前一亮,有了,我手机呀。虽说手机没信号用不了,可拿来照明还是可以的,平时我也用手机照过路。顿时信心大增,也不十分畏惧了。况且我生来就不是一个胆小的主。架还是打过不少的。只是没和这样的狼干过架。
悄悄的在身后摸了几块拳头大小的棱石塞在风衣口袋里,然后我在包里摸出手机,趁它们在火堆那闻嗅的当口,把包挂在胸前,腾地起身就跑,便跑边将风衣穿上,用衣后的帽子将头裹住,万一它咬过来好歹也有个东西挡一下,虽然挡不住个什么。
那些狼也不是吃素的,箭一般的冲过来。睡醒了被冷风一吹也倒来了精神,跑起来居然有种飞的感觉。眼看着那些狼就要追上来了,我赶紧拿出手机朝身后照过去——晕,手机居然显示电量不足,屏幕居然很暗淡,只有一点微弱的光。我还是头一遭见到这样的事儿。只能说咱运气不好了。
那些狼虽然有两只被这微弱的光照的往后退了几步,但后面的狼却更加凶猛的扑了过来,心想这下糟了。除了跑快点还是跑快点。
说时迟那时快,一头狼居然扑到我面前,抱着我的胳膊就要咬。我怎么能让它伤我?操起兜里的石头就朝那红眼睛狠命的砸去。它竟一下子逃窜了。顿时我心情大好,想来狼也不过如此嘛。虽然红色的眼睛给了它黑暗中的明亮,但也能让我更好的找到它致命伤了。何况我一身灰蓝色,它想看清我却未必可以。
得意之余,我还是忘不了逃命。陆陆续续有几只狼追上来,我依旧朝它们的眼睛砸石头。黑色的棱石体积不大却很重,扔的快就更有杀伤力了,像把刀子……
我也不知道我跑了多久,跑了多远,只是隐约感觉到那些狼没有再追上来。渐渐的合上眼……
“娜娜,娜娜,是你吗?娜娜……”耳边响起了一阵温柔清脆的男声,缓缓的睁开眼,却发现身边多了一个穿着军装的少年。头顶的天已经大亮,泛着微蓝。
唔,真是一个帅气的男人,五官算不上精致,却也很英武。目光清澈却略显忧伤。如果站在人群中,他绝对属于埋没的那种。却在此刻给了我很安全的感觉,平实的安稳。
“娜娜,你怎么会在这里?”见我醒了他又问。
娜娜?我才不是娜娜呢?娜娜是谁?
“你认错人了兄弟,我不是娜娜,我是牧小北。”起身,却发现我已经走出了那片黑石山。
“你叫牧小北?噢……你看起来很像娜娜,她是一个女兵,曾经我是她班长。”他的眼中并无太多的波澜,却充满了温暖。好温暖的一个男人呢。此刻,我已不再想凡尘中的琐碎,既然身处这片陌生的土地上,我更依赖眼前这个善良的人。
昨天的勇气,昨天的勇敢,昨天的斗志,一下子被眼前这个男人融化了。我一头扎进他的怀里,竟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个人走在那片荒芜的山岭里,我是多么的绝望和害怕呀,可我还是咬牙坚持了。
一个人半夜露宿在那样的地方,看着那些红眼的狼,我也畏惧,那是对死亡的惶恐,我以为我会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掉。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虽然我还不知道我在哪里,但眼前的这个男人却让我安心,我忽然觉得莫名的亲切和委屈,昨天忍了一天的眼泪如今一股脑的泄了出来……
“小北乖,不哭了……”他没有拒绝,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像是在哄孩子一般。或许是因为我像他心中那个女兵吧。
他这么一说,我便将他抱得更紧。他的胸膛很暖,透过橄榄绿的军装,我企及这样的温度。于是,缩在他的怀里。
黎明,很漫长。在这个空间。
我就那样依偎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却微笑的睡去。
我感觉到他温软的唇掠过我的唇角。我感觉到他宽大的手,拭去了我眼角的泪,我额间的伤痕。我没有睁开眼睛,我觉得很安稳。
“娜娜……”他抱着我,嘴里喃喃的说。
感到有光线刺了过来,我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我又回来了么?还是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没人能回答我。我蜷缩在床头,脑海里一遍一遍搜索那个军装少年的模样,一遍一遍回忆他那温暖的胸膛和清脆的声音,一遍一遍……却再也无法忆起。
醒来之后,一切都变得模糊。他的脸。他的温暖,他的声音,他的唇……为什么我明明在梦里看的清清楚楚,醒来却一点也找不到踪影?那真的是梦吗?我拼命拽住身上的被子,闭着眼睛。我希望我能再见到他,我还没问娜娜是谁,我还没告诉他我的一切一切呢……
一梦千里,君影何处寻?
那一夜的惊险,那个温暖的黎明,那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梦吗?哦,真是一个美好却让我痴缠的梦啊。为何我的梦里会有如此少年却是我不曾遇见的?那,我该到何处再把你找寻?如果再次遇见,我定要问,你是否也做过这样的一个梦,梦里有个叫牧小北的人。

共 1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真是个梦呀,一开始以为是个穿越小说,后来觉得是个性别对换的小说,后来发觉是个梦境小说,只是主人翁的性别有些诡异,小编是不相信一个女孩能和狼对打,而且一个女孩“架还是打过不少的”,而且还能跑过狼,这不合理的一切只能说是梦境,只是小编觉得要是把“我”唤醒的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那就更美了,之所以没这么处理,只能说明作者是个女的。文笔流畅,语言清新,刻画得当,烘托到位,总而言之,一篇不错的小说。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10-01-12 19:00:56 多多练笔,早出大作!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10-01-12 20:56:0 先问候作者,然后细细品味美文。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孩子小便黄
腹泻的原因有哪些
孩子营养不良怎么办
幼儿厌食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