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考个秀才登上天

2019-10-13 06:58: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考个秀才登上天

  【儒林经济】秀才是绕不过去的,就像现在几乎所有单位招聘都要求大专以上学历一样,这是基本的门槛。

  《儒林外史》中各式各样的读书人,大多有功名(官方认可的科举称号)。但无论什么功名,都得从秀才开始。吴敬梓在《儒林外史》前几章中用大量笔墨描述了周进中举、范进中举等故事,强调功名之难,这之后出场的角色便不再强调,而只是描述他们的性格和经历。这说明,功名之难难在开头,后面虽然仍一步一个坎儿,但当事人随时可以停下来或干脆变换车道,而秀才是绕不过去的,就像现在几乎所有单位招聘都要求大专以上学历一样,这是基本的门槛,是通行证,无此则寸步难行。

  科举考试由童生始,至秀才,至举人,至进士等,沿这个过程一路走来。但童生还不算功名,随便一个准备投身考试的人,都被称为童生,顾名思义,这本是孩子们的专用名称,乃小小的过渡。读几年书就得更上层楼,四五十岁还被叫做"童生"是件很尴尬的事儿,接下来他们必须晋级为秀才。

  这种变化对读书人来讲是质的变化,相当于由临时工变为事业编。他们有了初步的权利,比如可以免除差徭、见到知县不跪、地方官不能随意对其用刑等等。见官不跪当然是特权,有违人人平等的观念,但矫枉过正地尊重读书人,对社会有着良好的示范。

  与秀才有关的称呼变得文雅起来,他们被尊称为相公。他们可以以"在庠"、"入泮"自居,"庠"和"泮"是学校的古称,听起来很拽的样子。还有一些小荣耀,比如领取"丁祭的胙肉"。古代纪日用干支,逢丁的日子叫做丁日,每年春秋两次祭孔的日期例在丁日,故称"丁祭",秀才们参加丁祭并在祭祀后分领上供用的生肉,通过这些细节显示出他们的不同。

  秀才的另一个实质性权利是领取一定补助。在秀才总称之下,按资格分为三种名目。最优的是廪膳生员(廪生),次为增广生员(增生),两者都有定额,再次为附学生员(附生),无定额。廪生每月可以从儒学那里领到六斗米(数字各时期不同),叫做食廪。在儒学名册上,也就是在资历方面,廪生名次居前,又可以优先被选为岁贡。前面的廪生们高中举人或者死掉,增生和附生可以通过考试补充上来,领取钱粮,是为"补廪"。

  正因秀才有着这样那样的小特权,又在乡间跟最基层的百姓耳鬓厮磨打成一片,他们成为乡民们艳羡的对象。乡民们可能不会向往状元,却向往当一个秀才,就像要饭的人不会嫉妒亿万富翁,却会嫉妒一个讨钱比他多的同行一样。秀才地位虽低,名额仍然有限,也不是想得就能得到的。对于那些多年考不中的童生,官府也会设置一些打擦边球的上升通道,避免他们彻底绝望。比如在乡下做中介的成老爹,经京城同乡高官说情,当地儒学教官"准给成老爹衣巾",即,允许他穿戴秀才们的专用服色。穿了这样的衣服,相应权利大概也会增多一些。不过当时选人对长相应该是有要求的,余大先生听说成老爹被"准了衣巾",就问,你这副酒糟脸太寒碜了,学台怎么肯准?成老爹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说我这脸是浮肿,过几天就好,得以蒙混过关。

综艺
铸造及热处理
新闻
分享到: